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第5章 伊人仙踪
    回到月老居,萧月默默地打开珍爱的486,用凡间版“姻缘连连看”在一对又一对凡间的男女绑定红线,眼看屏幕上已然编成的红网。她蓦然双手一推桌子,重重地向后一仰,看着天花板止不住地唉声叹气:“六耳,六耳,六耳猕猴,为什么偏偏是他?”

     当初六耳猕猴和孙悟空之间的事情震惊三界,而后天界还特意以此为题材拍摄电影,电视剧,纪录片以及其他产品,俨然成为三界第一大热IP。

     如今这件事热得像烫手山芋一样,一个升级跟开了挂似的蝎子精已让孙悟空和青霞难以应对,现在又多出一个和孙悟空不相上下的六耳猕猴,这究竟该如何解决呢?

     萧月心存侥幸,带着一打乳酪大会试图贿赂北斗君,让他动用私权直接去除孙悟空爱情关口上的大boss,可惜未果。北斗君一边疯狂吞食她带来的披萨,一边振振有词地说道:“小月,为了得到丰厚的报酬,这道爱情关你,不对,是你们要自己闯。”

     美食计不管用,美人计又如何呢?

     萧月觉得自己这个姻缘之神当得真是负责,关键之时还要牺牲色相。她打定主意,抽出早已准备好的三尺白娟在北斗君面前抖了抖,自己还未酝酿出美人的愁容。北斗君一下子抱住萧月的双腿,嚷道:“小月,凡事好商量!一哭二闹三上吊可不是你的style!”

     萧月嘴角抽了抽,看了看手中的白娟确实是有点长得不大正常,她手挥白娟将北斗君扫起,故意装作刚刚那一幕不存在的模样,重新酝酿起满腹哀伤与愁思。

     北斗君在一旁看了半日,觉得萧月的模样不大像那种要死要活,反而有点像肠道不大畅通的模样。

     她学着北斗君曾经的模样,轻轻擦去并不存在的眼泪,又响亮地擤鼻涕,声音呜呜咽咽,尽显女子娇花柔水之美:“北斗君,枉你我是千年好友,如今你竟然看着我这么一个娇滴滴--别闹,你抖什么抖!”

     “我,我有点冷,你继续。”北斗君的牙齿还真的在打颤。

     被北斗君一打岔,萧月费了好大劲才重现让自己重现娇柔之态:“我这么一个娇滴滴,柔弱弱的美貌少女仙子--”

     “嗯,小月,其实我觉得你这个少女一词用得不大准确。”北斗君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此话一出,萧月再也装不下去,她能够压制住把披萨扔到他脸上的冲动算是她的修养高了。就他还好意思说自己?她冷冷地看着北斗君嘟嘴眨眼卖萌自拍的模样,道:“那你说,我究竟应该怎么办?北斗君,不如你推荐一个让我们刷怪的地方,等级高一点说不定会好过一些。”

     北斗君已经明了萧月的意图,自己淡然地坐回原处,手里拿着披萨十分严肃地指着萧月,嘴和匹萨之间还有芝士的拉丝:“不行,这不是跟你们等级有关的,你要知道凡事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北斗君后面的唱句好似钝锯伐木的声响,萧月强忍他又唱了几句,最终忍受不了他有毁灭性打击的唱功,也知道再耗下去也没有什么用,迅速溜回月老居。

     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好办法,萧月只能给孙悟空和青霞发了一条“仙信”,自己有点不敢当面当跟他们说这件事。

     仙信发出还没一会,孙悟空的电话直接就打过来了,吓得萧月差点把板砖机扔到地上。

     “呼,自己实在是有点大惊小怪了,这可是仙界古董级宝物,还能砸开神核桃呢。”萧月长吁一口气。

     “……你若敢不接我的电话,我就拿你的古董宝贝开你。”门口一阵冷冷的声音,萧月急忙转身,看到孙悟空和青霞匆匆走来。

     孙悟空棕黄微卷的短发如杂草凌乱,而青霞的发型很像多年前在天界风靡一时的爆炸头。萧月还没来得及招呼,孙悟空从身上的连帽卫衣中掏出两张纸直接贴在她的脑门上。

     萧月揭下来一看,是两张罚单,一张是限号出行,一张是超速行驶。

     孙悟空一屁股坐了下来,活动一下脖子:“送你的,别客气,下次小月月你继续不接电话。”

     萧月看清了上面的金额数字,顿时眼睛一花,心中一疼,差点站不住。可是她还是秉着神仙的良好修养,恭恭敬敬地向孙悟空作揖行礼,言辞十分恳切,连自己都忍不住动容:“大圣,不是小仙不肯出,只是小仙的身家无法与坐拥花果山的大圣相比,还请大圣先垫上,准许小仙分期付款。”

     青霞正环顾月老居的四周,听到此言一愣:“小月月,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清贫?如今天界还有你艰苦朴素的神仙?难得,真是难得。”

     “清贫?呵,青霞,你是不知道天界月老萧月是有名的铁公鸡,你瞧着她现在的模样,但是她的资产绝不少。”

     萧月的双眸渐涌清泪如泉:“回禀大圣,近来三界股票动荡不安,小仙投入的钱几乎跟打水漂没有什么两样的。”

     孙悟空不耐烦地咂舌一声,将她手上的罚单拿了回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四仰八叉地半躺着,嗤笑一声:“青霞,人间有一句话,叫做说媒全凭一张嘴,你认为你能相信这个万媒之首的嘴么?”说着,灿金之瞳一闪凛凛寒光,“之前看你那条仙信,说是六耳也出来了?啧,那些上面的头头就是看不过我和紫霞的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还想要阻拦一下。”

     青霞眉头微皱:“若是六耳猕猴,那真得是难上加难。”她转面看向有些坐不安稳的孙悟空,“空空,你觉得如今你有多大把握能够打赢六耳?”

     孙悟空在椅子不易察觉地扭了扭,面色不佳:“六耳,他的修为怕也是和我差不多。”

     青霞思索良久,道:“现在看来,有两件事颇为棘手。一是紫霞究竟身在何处;二是像蝎子精和六耳猕猴这般的强敌如何对付。”

     孙悟空冷笑:“强敌再强也不过如此,蝎子精的事情已了,那就如法炮制,六耳的事情也拜托小月月了。”

     “我?”萧月愣了一愣,“大圣的意思是,要给六耳牵红线?可是六耳的名字尚未出现在姻缘簿上,若是小仙牵线的话,也是一个问题,不过他既然和大圣身形样貌一模一样,可能喜好女子的类型也差不多,如此说来——”

     萧月和孙悟空不约而同地看了青霞一眼,青霞后退几步,惊道:“你、你们看我做什么?难不成,你们想让我对六耳施美人计?”

     孙悟空凝视青霞的脸庞,若有所思道:“倘若六耳真得和老孙我喜好一样的话,说不定能够成全一段好姻缘,也省得你时时刻刻推销你滞销的面膜。”

     萧月心领神会,立即应声附和:“是,小仙一定会尽全力撮合仙子和六耳的姻缘。”

     青霞的神色从惊慌中恢复平静,以四十五度的角度仰望良久,紧紧闭合的双唇缓缓打开,极尽温柔地说道:“……如此说来,是不需要我来找紫霞了?”

     “大姨子,我错了。”孙悟空登时俯首帖耳,同时伸出手粗鲁地按下萧月的腰,一同鞠躬赔罪。

     萧月盯着自己的足尖,暗暗为当年将三界闹得天翻地覆的齐天大圣感到一丝惋惜,即便如今他的紧箍不在,他也不再是曾经的孙悟空了,已经消失的姻缘红线依然困住了他千年之久。萧月想着,要不要自己去一趟幽冥地府舀一碗忘川水让他喝下会更方便一些,自己还能额外赚一点出差补助什么的。

     萧月直起身时,满怀悲悯之心地看着孙悟空,伸手递给他一件东西,道:“大圣,你的节操。看来我们都要小心,不能再丢了。”

     “……”

     众人商议半天,最后对于紫霞身在何处还是毫无头绪。北斗君曾将他们这件事比喻成一个报酬丰厚的任务,可是萧月仔细想想最终自己忙来忙去好像没有什么报酬,除了得了点微不足道的经验值和青霞、孙悟空的好感度。

     而后她跟北斗君提及过这事,结果被他痛批没有远见。他说,跟青霞交好,除了日后买面膜能够得到实惠的折扣外,还能将自己的仙脉打通至西方菩提净土。一开始萧月被北斗君的义正辞严的一番话给唬住了,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但事后她想想,将自己的仙脉打通到西方菩提净土似乎没有多大作用,毕竟地域政策不一样;他又说,卖给地产大亨一个人情,说不定还能成为大亨夫人的大恩人,日后还需日日夜夜担心买房么?萧月想起王母都能令玉帝将天界的“防猴墙”取消,认为北斗君此番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自己买房的希望都寄托紫霞身上了。

     有了令自己振奋的动力,她更加卖力地寻找紫霞仙子,努力动用自己的仙脉寻找紫霞的消息。

     “喂?是许大夫么?啊?不是啊,那你是……哦,仕林啊,你和你dad的声音还挺像的。那个,你父母呢?啊?去参加夕阳红金山寺一日游?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回忆青春?好……独特,你父母的口味真独特。罢了,他们不在就算了。”

     希望他们此次前去不会有什么麻烦,萧月一边哼唱“西湖的水我的泪”一边翻查通讯簿,拨通下一个号码。

     “hello?是牛哥么?啊,是嫂子啊?牛哥呢?没有什么事,只是……哎?哎?嫂子你怎么哭起来了?啥?牛哥又去找玉面公主了?怪、怪我咯?不不不,我向我的股票保证,我牵红线的绝对是你和牛哥。啥?为什么会这样?哎呦喂,嫂子,我只管牵姻缘之线,可治不了花心之病啊。好,好,暂且这样,嫂子保重。”

     牛魔王和玉面公主纠缠了千年还是不清不楚,话说回来我是不是该给他儿子牵一牵线了?然后想起来红孩儿已经在西方的菩提净土留学,而现在也不归自己管了。想着,萧月再次拨通一串号码。

     “莫西莫西?对,是我,妲己姐姐在东洋游玩可好?是,是啊,我想请姐姐帮帮忙?是,是,是,姐姐你现在做些什么……啊?那、那你和天喜星君继续,我,我就不打扰了!”

     萧月赶紧挂掉了电话,心扑通扑通乱跳,只是听到电话那一端传来的几声娇

     喘,她就好似已经看到了无边春色,过了好久才稳定自己的心神。

     萧月身为三界姻缘之神,年纪足够大,见识足够广,她也知道姻缘总会走到云雨相融的一步,可是千万年来她这个黄花女神仙都不能直面这个步骤,每次见到与其相关的蛛丝马迹都会让她的脸红上许久。结果这件事还被北斗君知道了,成了他次次戏谑萧月的笑柄。她无法辩驳,只能红着一张老脸骂他为老不尊,竟能将这种事当成笑料来讲。

     几日下来,寻找紫霞之事没有任何进展,但是萧月的三界漫游费用蹭蹭蹭地往上飙,最后直接被天界漫通的女仙以甜美的声音告知停机,最后还是一直联系不上的孙悟空交了话费。

     在寻找紫霞的路途中他们一行人虽然进行得不大顺利,但萧月还是要感叹一句“皇天不负有心仙”,终于让他们找到了紫霞的所在。或许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只是萧月无法判断这份厚意究竟是善意的仁慈,还是恶意的戏耍,即便他们身为奉天的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