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14章 金乌之冢
    在金箭指引之下,萧月一行成功地到达了金乌沉眠之地,被金箭之灵称为金乌冢的封印之地。陵中之陵,墓内之墓,萧月有点好奇,为何后羿会将金乌遗骸放入自己的陵墓之中,总不会起干燥除菌防腐蚀的作用?

     金乌冢是一个极其空旷的圆形大殿,其内满壁描绘皆是后羿平生英雄事迹的古老壁画。或许是因为殿中过于炽热,图画虽然清晰,但时色彩已经有些黯淡变色。殿顶上是巨大的十日凌空古画,图画中央的下方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石棺,整座大殿的光芒与热度正是来自石棺之中。遥遥一看,萧月还以为棺椁熊熊燃烧一般,炽热的阳炎之灵在空中都可以清晰可见。即便萧月有皎素心和吴刚的阴寒之力双重护身,依然被席卷而来的热浪烤得口干舌燥,刚刚渗出的汗立即被滚滚热气蒸干。

     “大圣!仙子!”萧月高声呼喊。喊声一出,双唇一痛,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看到手上明烈的血红之色。短短一瞬之间嘴唇竟然已经干裂。她舔了舔嘴唇,继续让自己的声音在空旷大殿中久久回响,可是除了剧烈燃烧的噼啪声之外,无任何声音回应。

     萧月觉得,若是按照一般剧情发展,此时应当会有一个难缠的boss出现,经过一番苦斗之后最终打败了boss,得到大量的经验和丰厚的报酬。其实作为一个资深神仙而言,萧月对于这一种老套剧情桥段是有点不屑的,可是事实证明了老套是极有依据的,是无数前人的经验与智慧的结晶。

     金乌冢的热浪让萧月的烦躁愈盛,她猛加上一股仙力,手上突显的殷红仙灵淹没了皎素心原本的白光,微微凉意唤醒了石棺中的九个兄弟。

     石棺之门蓦然爆裂开来,纷纷飞出的碎石流火袭向八方。一块块燃烧的乌金之骨好似一颗颗灼灼星火浮在空中,橙红流火幻化成火羽层层叠叠铺满乌金骨构成的巨大骨架,橙红夺目的火焰构成了身体化为一只三足之鸟。明火流焰汇聚而成的滚圆眼瞳望着众人,忽而眼瞳中火焰变得血红。它仰头高声长鸣一声,火羽双翅扑闪一下,纷扬起的火焰落在萧月众人的阴寒结界之上,发出滋滋声响和薄薄水雾。

     萧月强行凝聚仙力不让皎素心被太阳之火逼退,九个声音在空旷的金乌冢中一同响起。

     “后羿不在,你们这帮小神仙又想坏了我们兄弟的好事么?”金乌微微张开的火焰双翅,翅膀护住那具四方的石棺,“待我们兄弟将那两具仙身彻底熔化,重塑肉身,哈,我们兄弟就可以彻底复活。”

     石棺好似熊熊火炉,萧月从彤红烈焰之中看不到孙悟空和青霞的身影。按理说孙悟空经过太上老君的八卦炉煅烧,自身火抗属性是极高的,一般火属性攻击都算是免疫的,当然像红孩儿的三味真火这等高级火属性攻击还是有效果的;而青霞真身为日月神灯灯芯,即便金乌的太阳之炎再厉害都不会真正损伤自身。他们二人面对太阳之火,不会收到太大的伤害,但是若是真得在灼烧一下,恐怕也会太阳之炎伤及真身,散尽修为。

     萧月掂了掂手中的皎素心,心中有点后悔,按理说皎素心与乌金骨本属日月相应,水火相克之物,可是单单一颗皎素心如何能够与九只金乌的乌金骨相抗衡?她甚至有点埋怨后羿,当初射下金乌还不好好处理一下?不过仔细想想,金乌遗骸好似真得不太好处理,烧又烧不掉,埋又埋不了,若是扔进大海里,说不定四海生灵都被这些乌金骨烤成海鲜烧烤,想来后羿也是万般无奈之下将其带入陵墓之中,留下的那一支金箭也是遏制金乌之用。

     金乌的飞火流焰砸在结界之上,一朵朵赤金烟火绽放后弥漫的白雾愈发浓厚,让萧月恍然产生置身在汤泉浴池之中的感觉。

     吴刚面色不佳,竭力举起巨斧对准金乌的脖颈处扔去。一道寒光凛然,巨斧直接穿过金乌脖颈处的乌金骨,金乌吃痛悲鸣一声,全身火焰蓦然大盛。

     凝聚月寒之灵的巨斧迅速变得炽红软化,化为滴滴答答流下的铁水。六耳二话不说,双手凝灵横拉,红色的金箍炮在红色星尘中旋转而出。他顺势将炮身扛在肩膀上,血瞳微眯,全身凝力,血红一炮轰然而出。

     金乌的乌金骨架立即被打散四落,可是大家还没来得及挪动一步,散落的乌金之骨又重新凝聚化成金乌之形。金乌之首微微低垂,九个嗤笑之声一同响起:“有意思,你的攻击和之前那只石猴子差不多,可惜他的法力虽高,但一心想要夺取乌金骨,任凭攻击如何迅猛但是杂乱无章,仗着一身铜皮铁骨就直冲直撞,待到他法力耗尽,岂不是手到擒来?而你们——”金乌眼瞳中烈火更加旺盛,“你们的仙身也不错,不如也献出来吧。”

     六耳退了几步,气息喘息,眉宇微皱:“阿月,这只金乌凝聚之前九只全部力量,凭火炮无法克制,如今只有用后羿留下的金箭来对付。”

     萧月道:“箭灵,你可对付这只金乌?”

     金箭箭身轻微颤动,从中传来箭灵沉沉声音:“自然可以。”

     “那后羿的射日弓在哪里?你可把它召唤过来?”说着,萧月的双手已经开始凝聚灵力,只待他说出具体的地点。

     “当年主人将射日弓的神力取出化为守护陵墓的射日之阵,弓虽在,但已经无法承受金箭的力量,若想克制金乌之灵,必须需要能够承受金箭神力的弓方可。”

     “哈,却是如此,后羿陵虽名为后羿沉睡之地,实为封印我们兄弟之所,射日弓神力尽失,即便你们有金箭,我们兄弟也毫不畏惧。”

     说话之间,金乌已然挥动双翅,四散纷飞的火羽彷如狂袭大雨,道道赤金流光坠向石板,登时满殿皆是耀眼火海,无数只火雀在烈火中肆意飞舞。

     不过这满眼的火光让萧月想起一个火种的故事,又想到西方的奥林匹斯山,再想到那座山上有一个自己的同行,爱神厄洛斯。

     在危机的一刻,萧月诚然所思良多,按照人间的说法是肾上腺素猛增的缘故,但是人间的医学用到神仙身上貌似也不大适合,天庭医仙曾为了让自己的医术与时代接轨还特意采购了人间的大型医疗器械,他自己捣鼓了许久也没有弄明白,最后和鲁班一起将器械拆得那叫一个彻底,只是最终没能组成起来,甚是可惜。

     萧月希望陵墓中的信号够好,她来不及心疼国际漫游的费用,当即打通了厄洛斯的电话,向他说明自己想要借用一下他的金弓。厄洛斯很是爽快,通过蟠桃智能机直接将金弓传了过来。

     萧月感谢厄洛斯的同时也不忘感谢自己的智能机,飞快地将金弓召唤出来。随着她双手凝聚的光尘中,一张精巧非凡的金弓浮现,弓身上还有十分精致的蔷薇花藤。金弓握在手里,萧月双手被细小花刺刺痛,她想起厄洛斯时常的话,爱情虽然美丽如盛开的玫瑰,但是也是会伤人的。

     金乌盯着萧月手中的金弓愣了愣,纵声大笑,从口中喷射出的流火应当算是他的口水,所幸阴寒结界还在。萧月一边强忍手上的刺痛一边惊叹,想不到口水不止会淹死人,还会烧死人。

     金乌大笑道:“这张弓不是装饰品么?就凭借这张小金弓,哈哈哈,凭你这般瘦弱的小身板,倒是很配。”它的眼瞳蓦然翻腾出血红火焰,“只怕你控制不了后羿的金箭。”

     “你难道没有听到人间一句歌词是这么说,‘太阳见了我,也会躲着我,它也会怕我这把爱情的火’,这把金弓可是西方的爱情之弓,爱情之火,你可要承受得住?”

     萧月调侃之言让金乌怒火大增,她环视周围的烈焰竟然感觉到明显的恼羞成怒,看来自己实在不该用单身来调侃,明显是金乌不能提的心病。

     “少废话!没有射日弓,金箭根本不足为虑!月老,你身为姻缘之神,我们兄弟几个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天上牵线,少管闲事,难不成你以为你一个小小仙子,管得了这件事?不过我们瞧着你的相貌倒也不错,不如--”

     萧月被称为“小小仙子”,心中还是有点高兴,可是一旁六耳又是血红一炮,金乌怒笑道:“看来还是有个碍事的,小猴子,你没有那只石猴的铜皮铁骨,我们兄弟只要稍稍喷火,你就化为灰烬——”

     萧月将金箭搭在弓弦之上:“反派死于话多,你们就不知道话少一些么?”金箭箭尖对准金乌高高扬起的头,“或许是你们在这后羿陵中待得时间太久了,即便我这个小小仙子不善武力,好歹也是一个修炼千万年的神仙,话说让你重归平静的事情应是北斗君的工作,现在就让小小仙子遇阻代庖一下吧。”

     萧月一连数次称呼自己为“小小仙子”,叫得自己心情十分舒畅,她决定将这个称谓作为以后自己的网名。

     “月老,你敢!”金乌怒吼一声,整座后羿陵都在震动。

     “我这是严格按照一般故事情节来进行了,一般主角话越多,释放技能威力越多,越能把boss轰得连渣滓都不剩,估计话语与蓄力值有关系。哦,估计你不知道唐三藏,他的嘴炮技能可是满点,若是他在这里都用不到射日弓和金箭,凭他嘴里喷出来的唾沫星子都能浇灭你们身上的火。”萧月一边啰里啰嗦地胡扯,一边暗中用红绳缠住六耳、土地。他们旋即明了萧月的意图,三人暗自蓄积法力缓缓传过来。

     金乌高鸣一声,登时口中喷出熊熊烈火将冰层结界紧紧包裹,开始有水滴答滴答地流了下来。吴刚一直勉力为此冰层结界,但是他已然有些承受不住。

     萧月眼见他的法力已经将近枯竭,而自身的蓄力已然差不多了,道:“吴刚,听我口令,喊一,二,三--”

     “三”刚刚出口,吴刚撤回了施展的法力,顿时炽热流火狂袭而来。

     “吴刚,你这个坑货!”萧月破口大骂,随即将皎素心推至土地手中,“土地,看你了。”

     话说之间,太阳之火已经将萧月一身整洁的戏服烤得发焦发黑,正想着自己会不会以少儿不宜的形象出现,蓦然之间感觉到炽热之感锐减。

     定睛一看,身前多出了一个身影,和她一样身穿戏服。

     赤焰流火好似火蛇狂舞,吐着蛇信,肆意地啃噬那个高瘦的身形,被炽热之风扬起的衣衫上已被火焰燎出了细长焦黑空洞。他稍稍转过身,萧月看得见微微露出的尖锐獠牙。

     火光之中,那一口如野兽般的獠牙显得十分洁白,脸上淡漠的笑容在灼灼火光中显得十分明亮。

     “当初孙悟空曾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炼出火眼金睛,如今我倒要尝试一下,用太阳之火能炼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