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18章 流霞情灼
    女子一愣,大步上前怒骂:“你休想唤醒那个丫头!哎呦!”一个猝不及防被数道红线绊倒,她顺着红绳的方向看着站在远处的萧月,“月老?”

     “哈,是我。”萧月面上嘿嘿一笑,心中十分警惕不知何时会冒出的黑焰。

     金乌恼怒地挥了一下手,黑色火蛇瞬间将红线吞噬殆尽。萧月当即松开手,又召出更多的红绳将其缠住,她勉力笑道:“哈,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让你影响主角的戏份儿,怎么可能让你现在坏事呢?”

     就在这个时间,青霞的身形变得如水中倒影的模糊,凝集毕生的修为化为道道碧色光流环绕其身,脸上的淡淡笑容朦胧而柔和。碧衣身形轻轻浮于半空之中,手腕上的银铃索滑落下来。她张开双臂去怀抱水晶灯,模糊晃动的身影破碎消失。一颗碧色星子被幽幽流光簇拥飞入日月神灯之中,登时青紫两色华光大放。青紫两色交替的光晕铺满了整个山洞,四处燃烧的黑火被神灯突然涌现的仙灵而熄灭。

     被红线缠住的金乌跪倒在地,一只眼睛中有黑色燃烧的愤恨,另一只眼睛却充盈潋滟紫波的笑意。笑露半边,泪留半面,如此奇诡的景象,让萧月的心猛地一抽搐。

     孙悟空试图将紫霞扶起,却被她一手推开,九声相叠:“滚快!别碰我!”她言罢,身形不断颤抖,逐渐有黑影流出。女子冷笑连连:“小丫头,你还是老实安分一点,若是敢跑出来做些什么,小心我们兄弟与你玉石俱焚。”

     紫霞眸光含笑:“之前我的真身毁于太阳之火,现在又有何畏惧?”

     笼罩在紫霞身上的黑影化为金乌之形,一声凄厉的长鸣让原本熄灭的黑火重新燃烧起来:“丫头,你不知好歹,我们兄弟就让花果仙境化为炼狱火海,让这里的万千生灵都感受到太阳的怒火!”

     “你敢!”孙悟空呲牙怒吼,身上的杀戮之气暴起。九道黑影微微一震,缠住紫霞的身躯,得意笑道:“怎么?刚刚你还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现在看到那个丫头苏醒,又下不了手了?”

     孙悟空金瞳的灿光闪烁不定,紫霞凝聚仙灵将地上的银铃索召回,银铃索自手腕上盘旋而出,迅速将她自身的四肢缠紧:“金乌,现在你们也离不开这具身体了。”

     萧月心念一声大事不好,孙悟空大步上前,试图将紫霞身上的银铃索扯开,但是她身上条条银链发出明亮的紫光,将孙悟空震退数步。

     “紫霞!”孙悟空怒吼道,又试图前行。紫霞抬头望着上空发亮的日月神灯,喃喃道:“姐姐,帮我一下吧。”

     日月神灯应声而变,青碧如水的柔光瞬间化为青紫相交的流光,青紫光线以经纬交织成一道青紫交替的薄薄光幕,将他们二人各自分隔两侧。

     “空空,再见到你一面,我已经很开心了,不要难过,好么?”紫霞的身上有火焰产生,被困在其内的金乌又惊又怒:“你这丫头竟然想自毁仙身?你可知道你仙身一毁,元神必会受到动荡,你现在魂魄初聚,尚不稳定,一旦受到剧烈动荡必然会形神俱灭。你——”

     紫霞淡淡一笑:“是,这一点我知道。”她抬眼看着咚咚咚砸着看似柔软光屏的孙悟空,“空空,该放手了,好么?”

     孙悟空对准光幕便是一炮,反弹的熊熊炮火将他直击到洞壁之上,就连一旁的萧月也差点受到了殃及,幸好六耳及时凝聚仙力化为红色屏障,挡住了四散的炮火。

     深嵌洞壁中孙悟空挣扎而出,脚步踉跄地再次上前:“老孙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日没有抓紧你的手。现在,又怎么可能放开?”

     接连不断的金炮砸在光幕之上,灿烂夺目的金火让光幕上紧密交织的青紫光线出现了细小的缝隙。连续轰鸣炮火让整个水帘洞都摇摇晃晃,激扬四射的爆炎流火让幽暗洞穴格外明亮。

     萧月和六耳还算是好的,可是孙悟空直面抗住光幕弹射回来的金火,他用了多少力量,反弹到他身上的就有多少。饶是孙悟空的身体是铜皮铁骨,但是萧月看着现在他的模样也不禁揪心起来。

     紫霞双手抵住光屏,任凭身躯被灼灼紫焰焚烧,看着金辉中奋力的身影摇头。孙悟空看得分明,却视若无睹,接连的炮火轰天,身上的金甲已经残破不堪,露出的金棕色皮毛也被炮火灼得焦黑,部分皮肉已经绽开了血红口子。

     他的伤,甚至比她还要严重。

     停在洞穴上方的日月神灯光芒忽然锐减,分别两人的光屏登时若隐若现。青紫两色光辉黯淡之时,紫霞身上的紫焰渐变成黑。

     孙悟空不敢再用金箍炮直击不知何时会消失的光幕,只拼着身上残留的些许法力去撕开光幕。紫霞身上的黑影开始有活动的迹象,周身弥漫的淡淡紫气迅速暗淡下来。金乌九声再次回响:“哈,小丫头,撑不住了吧?别抗拒了,倘若你乖乖听话,我们兄弟还能留你魂魄不散。”

     “撑不住也要撑。”紫霞说道,悬浮在半空的日月神灯绽放的光华大减,明亮灯光瞬熄之时,她的脸上浮出道道黑气。水晶灯中唯有灯芯处一点点碧光闪烁,日月神灯降至那双纤纤素手之上,幽幽碧光让一切色彩笼罩上些许冷意,白纱女子面色分外苍白,甚至有些阴森。

     她透过剔透灯柄看到迅速靠近的脸,明亮眸光一暗,身上燃起紫焰忽然变为冲天之势,纤细的身形瞬间隐于火海之中,如霞般的紫光中数道黑影化为飞灰消散。巨大的仙力波动让洞中众人不免退了一退,而孙悟空距离最近,受到的冲击力也是最大。

     “空空,对不起。”烈焰中的声音险些被剧烈的噼啪声淹没。

     “不,不!紫霞!”孙悟空眼瞳中泛起滔天金浪,眸底深处浮现出如六耳一般的猩红血色。他跌跌撞撞地奔来,明亮紫焰中的身形微微转身。在他尚未触及到火焰,紫焰中的身影坍塌成灰,焰火迅速飞旋凝成一点,爆发出的紫光剥夺了视野中的全部事物。

     萧月感到自己身子被一股力道直接扔了出去,她还清晰地感受到了迎面直击的瀑布激流的冰凉。她缓了好一会,眼中世界的色彩慢慢恢复,从水潭中起身时候,耳边好似还在响着呼啸风声和烈焰噼啪声。她想起刚刚被撞飞的一瞬,隐约好像听到一句话。

     “空空,别难过,我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几乎淹没在燃烧声响的女子言语让萧月心中酸涩,她摇了摇头,湿漉长发散落的水珠将潭水神伤的倒影打碎。她将眼中的朦胧揉碎,看着飞流直下的水幕白练,已然变成了一如既往般的模样。萧月轻轻抚面,满手皆是水珠,她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起身四处寻看两个人影。

     六耳的状况还算是不错,萧月自己也没办法从他那张脸上看出什么状况,反复几次询问得到了一致的回答,她姑且暂时相信六耳的身体是真的没事。

     而孙悟空的状况不大好,立在水中一动不动,好似重新回到了石头的状态。萧月或多或少也能理解他的感受,此番经历大喜大悲,若想要将他唤醒回来也只能是大悲大喜方可。可是现在萧月连强笑都做不到,她又如何能够让孙悟空大喜呢?除非紫霞自己从水帘洞中出来,要不让青霞扮演一下说不定会有点效果——

     心中剧烈一动,她环视四周清清潭水:“日月神灯呢?青霞仙子呢?”

     六耳仰起头看着那帘横挂青翠山川前的白练水幕:“或许还在水帘洞中。”

     “六耳,你现在这里看着点孙悟空,我怕他神志清楚回来会做……唉,虽然知道他是个英雄,但是情关难过,现在他要想做点什么只有你能拉住他了。倘若他真得为了此事出点什么事情,唉,不知道让三界崇拜他的人会怎么想?”萧月道,看着孙悟空呆立水中的模样,再次叹息一声,轻踏潭水凌空而上,朝着向水帘洞飞去。

     水帘洞中的灼热温度尚未消失,幽暗深洞中残留的紫烟袅袅飘散。萧月一进入洞中就看到了洞中一角闪烁的淡淡青光,握住日月神灯,尝试呼唤:“青霞?仙子?嗯,我要买面膜?”

     水晶灯的青光微微闪烁一下,萧月当即凝聚仙灵注入日月神灯之中。如丝殷红的灵力布满剔透的水晶灯,红色渐隐,青光渐盛,待密布如血管的灵力消去之时,灯芯处光芒大绽,一片青色光海中青霞身形刚显便跪倒在地,只是双手依然捧着日月神灯。

     石洞重回幽暗,青霞双手之中的一点微弱紫星让萧月瞪大了双眼,她又惊又喜:“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