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21章 灵猴捞月(下)
    萧月正在不急不缓地潜入星河深处,忽而听闻身后“噗通”一声巨响,回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正在四处乱抓,嘴里吐露出的一连串气泡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

     奋力乱动的身形迅速安静下来,萧月的心猛地一沉,星河之水光耀无比,若不提前施展术法阻隔大部分的光芒,星河之水对眼睛的伤害是极大的,而瞧着六耳刚刚四处乱转乱抓的模样,明显是他直接就跳了下来。

     萧月手脚齐动迅速游到六耳身边,轻轻握住他的手,不曾想六耳将她手握得极紧,从一连串咕噜咕噜的气泡中萧月竟然听清楚了他的话。

     “阿月?阿月?”连声模糊的呼唤让触及到萧月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疼得她险些承受不住。周围光耀的星河流水中点点灿星流动,萧月看到六耳微张开的眼眸,和眼眶四处溢出的血。

     在星河之中尚未孕育而出的万千星魂皆被六耳之血所吸引,一颗颗宛如游鱼般的星灵在两人身边逐渐汇聚。眼前缓缓晕开的血红让萧月全身仙力暴起,流淌在她身边的光流迅速改变了原有的流向,环绕她们两人周身。

     环绕的无数星魂光流之中,她伸手摆正六耳的脸,将脸靠近,缓缓张开的口中充盈殷红仙灵光团。屏息向前,碰到薄薄的唇,将口中的仙灵送入其内。在忽明忽暗的红光之中,六耳微微睁开的眼眸也是波光闪闪。

     环绕光流的速度越来越快,当红光完全淹没在灿灿金光之时,星河瞬间爆出一道直冲而上的光柱。

     站在河畔边上的北斗君忽然注意到星河水流的异常,河面上环绕成圆的水流愈发急速,突然从河水深处爆发出巨大的仙力波动。环绕的金色光流之中多出了殷红流线,他正要靠近看个仔细,河水中冲出一道数十丈高的金流水柱,纷纷四散的流金光雨缓缓而降,万千星魂齐齐飞回星河,在漆黑天际中划出无数道光线。

     灿光之中北斗君不由得眯起眼睛,两人慢慢地降落到河畔上。

     萧月坐在河畔上,仰头冲着北斗君微微一笑,没等到北斗君怒骂一句。她身上凝聚的殷红仙灵如烟消散,身形晃了一晃,直接倒在六耳身上。

     六耳合上眼眸,而眼角残留的血,缓缓地落了下来。

     北斗君飞快地看了两人的情况,看着恢复原状的汹涌星河,轻叹道:“一个义重,一个情深,一个个都任性胡来,在这一点上你们倒还真是绝配啊,只是让其他关心你的人收拾乱摊子,着实可恨。”

     他正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上方天空传来迅速靠近的冰冷声音:“北斗,这是怎么一回事?”

     北斗君头也不抬,伸手拍了拍萧月的睡脸:“还能有什么事,一个不管自己的身体,倾尽功力爆发仙力;一个不惧星河之水,毫无准备措施直接跳了进去,嗯,这不如你所见,两人直接倒在这里呼呼大睡。”

     南斗君一把手将北斗君推到一旁,抱起白衣女子就往北斗宫急走。

     “真是的,一个个都是什么人啊?”北斗君嘟囔道,他低头看了看还在昏睡的六耳,又看了看自己瘦瘦小小的身体,冲着远去的南斗君喊道,“喂,南斗!你好意思留给一个体形这么大的么?喂,说你了,知道你心疼她,那你也要心疼心疼我啊——别走啊!”

     长久的黑暗中逐渐有了朦胧色彩,那些线条勾画出了模糊的人影,只是可惜萧月看得不大清楚,她能够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也能感受到床榻的温暖与柔软,只是身体的疲乏拉紧了她的眼帘。她隐约之中感觉到自己不应该再睡下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唔,是什么来着?

     朦胧的色彩逐渐幻化成一个模糊的人形飘来,萧月盯着那个如霓虹幻化的人影,听到一个数百年都未曾听过的声音,十分熟悉。

     “小月,你怎么将自己弄成这般模样了?”

     萧月清楚地感受到了眼眶的湿润,张开嘴却发现声音梗在喉咙中,只能发出低低沉沉的声音:“师公。”

     模糊的人影说道:“我正和你师父度假,忽然感受到了你的巨大仙灵波动,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了不得事情。”其中一个人影好似有些不耐烦地砸舌一声,插嘴进来,“小月,你是为师一手培养起来的,怎会做些不知轻重的事情?可是你师公一直在我身边絮絮叨叨的,实在唠叨烦人,因而我特意来见一见你。”

     “是,是我让师父和师公担心了,师父和师公……还好么?”萧月心中一暖,想起之前每次修炼术法出错,师父要打她手心的时候,她总会躲在她师公身后,师公总是会摸摸她的头,柔声劝她师父,然而原本应落在她身上的板子就落在他师公身上。

     一个身影正要说话,却被一旁的人影抢先道:“都还好,就是你师公时常会念叨你,有时候还埋怨我当初离开天界的时候没有给你安排一个好夫君,让你千年万年的单着。唠唠叨叨的,哪里还有一个上古正神的模样?”

     “师公果然还是和之前一样。”萧月心中的暖意勾起了淡淡的伤感。

     那个人影晃动,将一旁想要插嘴的人影彻底打撒,她的语速快了很多:“现在为师正处于你的梦境之中,发现你的修为大减不少,如今又胡乱让自己仙力爆发,若不好好休养一番,到时候天界职称考试考不过可别来找我哭鼻子。还有,你要做的事情我也大致知道了,你的做法可行,不过潜入九天星河对于仙神都是一件颇为危险的事情,万事小心,切莫乱来,过些时日我和你师公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就来看你。”

     凝聚旋转的色彩无影无踪,突然而止的话语让她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萧月愣愣地看着上方,靛蓝色的轻纱床幔上密密麻麻白点星宿图看得她眼晕。她轻轻拉开床幔,看到南斗君和北斗君正坐在茶桌上打瞌睡,六耳单手撑头在休憩。

     映入眼中的一圈白绫刺痛萧月的双眸,她迅速起身双腿却险些支撑不住,缓缓挪步走到六耳面前,抬起的手在他的面前晃动一下,停在空中良久却找不到实处,终而垂落。那双如无波深海的血眸如今被厚厚的白绫绑住,六耳此时的模样让萧月复杂难言,说不清楚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反正心里挺难受的。她挪过椅子静静地坐在他的身前,道:“六耳,你说为什么就直接就跳进九天星河里了呢?九天星河,是星魂孕育之地,亦是星辰回归之流,那里的光亮和灵力对于仙神而言都是危险的,你应当知道的啊。”

     六耳缓缓放下撑住头的手,嘴唇微微上扬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因为知道,看到你跳下去,所以我才跳下去的,怕你是因为孙悟空和紫霞的事情想不开。”

     萧月原以为六耳睡着,却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继而听到六耳后面的话有点哭笑不得:“我看你是想多了,我只是想到了如何造就一个能够承受紫霞之魂的肉身,所以才跳下九天星河。”说着,她又有点丧气地看着六耳,“可是万万没想到你竟然直接跳下星河了,被星河的灵力和光芒伤到了眼睛,幸好你的修为足够精纯,又修炼成了阴阳血瞳这等高高级的瞳术,修养几日应当好了。”说完,萧月又有点底气不足,想了想,十分诚恳地对六耳说道,“若是你的眼睛真得不好了,我的可以给你。”

     六耳全身一动,紧抿住的嘴唇微微哆嗦:“阿月……”

     “你倒是情深义重。”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让萧月和六耳转过了头,萧月看到南斗星君捋须的模样不禁肃然起身,规规矩矩地对他作揖,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南斗星君”尽显对其的尊重,可这样恭谦有礼的话语竟然让南斗君捋须的手停在远处,让刚刚醒过来的北斗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让六耳紧紧抿住的双唇松开些许。

     萧月看了看三人,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奇怪而可笑的话。捋须的南斗星君僵硬地把刚刚停滞的动作完成,面色不善地看着她:“说吧,你为何跳入九天星河?”

     萧月还在苦思刚刚的言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半晌才反应过来南斗的问题,看到北斗君吭哧吭哧憋着笑,南斗星君面如三九冰霜,急忙道:“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我这就解释。之前依大家所言,若是以泥造出一般肉身必然不行,因为承受不住紫霞魂魄中的日月之灵,我苦苦思索,走到星河河畔忽然意识到日月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星的一种,若是以沉积在星河河底的星尘制造的肉身,必然能承受住紫霞魂魄的日月之灵,所以我才跳下九天星河。”她说着看了一眼北斗君和六耳的神情,又补充道,“我真得是为了取河底星尘而已,绝对没有想不开!”

     三人看到萧月如此态度,此事就算是了结,可是事后她觉得很委屈,明明自己是为了成全一件千年姻缘所做的大好事,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件令仙不屑的错事了呢?着实令她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