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第32章 醉仙情起
    十世法海合掌默然,苍老面容上的神色依旧是满满的慈悲与怜悯。这种俯瞰众生的神情让萧月有点火大,长久以来她很少再生那么大气了,可是现在她也别无他法,只能暂且将这股火压下。

     她的眸光在许仙身上停留片刻,强行压住的怒火又有向上冒出的趋势。萧月实在不愿再看到这个人,转身背对着他,双手不自觉地将发丝绞紧:“许仙,我不知道你究竟有怎样的理由会亲手割断姻缘线,你自己不知珍惜,谁也没办法,不过当初我明里暗中费了多少工夫才保住你们这段姻缘,你如此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那好,你既然愿意过孤家寡人的日子,那我就祝你自己孤身一人,去享受亿万年的孤独寂寞吧。”

     一番话勾动萧月体内真气逆流,她强行压抑住此刻的不适,伸手按住六耳的臂膀,咬牙低声道:“六耳,走,回天界。”

     六耳点了点,当即背起萧月,转身冲着许仙和十世法海二人呲牙嘶吼一声。他刚想说话,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轻抚他的头发,听到背后的女子附在耳边缓缓吐息:“六耳,别理他们,咱们走吧。”

     六耳小心翼翼地扶着萧月上云朵,将她的双手牢牢地扣在自己的腰间:“阿月,走了。”

     萧月手上明显能够触碰到六耳小腹上的肌肉线条和皮肉的热度,若是平日里她至少会脸上红一红,状态好的时候会直接将六耳一脚踹下去再补上一句臭流氓,不过现在自己实在是没有力气去想这些了,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手感硬邦邦的,不大舒服。

     “嗯,好。”一个气息有些微弱的女声,六耳眉头一皱,顷刻驾云而去。

     萧月回答得有些无力,刚刚维持姻缘线已让她的气力耗尽。她趴在六耳后背上合眸养神,隐隐约约好似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果香味道,让她觉得十分心安,在柔和的香气和环抱的温暖中,她慢慢打起盹来。

     她隐约觉得自己飞起来没有多久又降了下去,有人用微凉的圆珠果实塞进了自己嘴里,萧月没有多想,轻轻一咬吞了下去,也没有仔细品尝到底是什么滋味,只觉得体内充斥的不适慢慢消失,但是随之又生出另一种异样的感觉。

     萧月迷迷糊糊感觉到六耳的后背变得更加温暖,用脸轻轻地蹭一蹭,唔,怎么好像毛茸茸的,还有点扎扎的,虽然有点不大舒服,但是她却不大想离开这种感觉。

     她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朝着那个满身红色皮毛的身影看了看,隐约之中好似看到那个身影微微回头,一双血海深瞳和六只耳朵,她又心满意足地趴了回去:“六耳,你怎么变回真身了?”

     “……你醒了?”红色身影微微一动,轻轻松了一口气,“看起来‘醉仙果’的确有奇效。”

     “醉仙果……师公说过,我不能吃别人给的醉仙果的。”萧月低头喃喃道,话语愈发如同梦呓一般。

     “的确如此,以后不能吃了。”红色身影沉吟片刻,又继续说道,“当然,除了我之外。”

     “……”沉稳的呼吸声代替了女子的回答。

     “……罢了。”红色声影低声嘟囔一句,他发现萧月环抱住的双手已然垂下,又将她的双手轻扣住自己的小腹之上,“这样的机会,也却是难得。”

     萧月原本以为自己一觉醒来就会在月老居,没想到她一睁眼看到的是蔚蓝的天空,朵朵的白云。她眨了眨眼睛,看到数只飞鸟迅速超过她们,发出嘲讽般的鸣叫声。

     萧月又眨了眨眼,感觉面颊上的温度。她缓缓地向后一退,看着满是红色皮毛的身影,脑海中蓦然出现断断续续的概念。

     六只耳朵=六耳=男性

     红色皮毛=没穿衣服=赤身裸体

     红色皮毛+六只耳朵=没穿衣服的六耳=赤身裸体的男性

     ****的男性?!

     这个等式在萧月脑中成立的瞬间,她感到血液轰隆隆地向上涌,震得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发出一声高吼。

     一句“臭流氓”和一击猛踹完全是萧月下意识的动作,待六耳极慢极缓地转过脸来,萧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实在是过激了,明明是自己吃了人家的豆腐还骂人家臭流氓,于情于理都应当道歉,虽然她没有吃豆腐的喜悦,反而有被吃豆腐一般的委屈。她抽动嘴角向上扬:“抱歉六耳,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你别多心……”

     六耳看着萧月努力解释的模样,圆睁的眼眸渐渐弯成了两弯好看的月牙儿:“阿月,没关系。”

     萧月看着六耳过于温暖的笑容让她有点惊讶,明明被吃了豆腐还一脸开心的模样,看来六耳也是一个怪猴,嗯,说不定他是假装高兴,实际上气愤难消。她移开眸光,声音颤颤:“六耳,如果你实在是不解气,你、你骂我一顿也行,打我一顿也成,只是别打脸。”

     六耳默然良久微微偏头,不接萧月的话茬:“阿月,稍稍快一些可以么?”

     “啊,没什么问题。”萧月立即答应,她看着六耳浓厚落寞色彩的背影,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句话出了问题。

     萧月的神识逐渐清明起来,想起十世法海和许仙慷慨赠送的一肚子闷气,觉得自己的心有点受伤,继而这种感觉变成有点恶心。

     一个承受不住,她趴在云朵边沿干呕起来。六耳立即将速度减缓,转过身来血瞳微闪:“阿月,你怎么了?我看还是把速度降下来一些吧。”

     “恶心,胸闷,好难受。”萧月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忽然脸色变得煞白如雪,惊声道,“六耳,你说我该不会是有了吧?”

     坐下的云朵剧烈一动,六耳突然猛咳起来,半响才能正常言语:“……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因为症状有点相似,你不觉得么?”

     “即便是症状相似,这种情况也不合情理啊?”

     萧月一本正经地辩驳道:“六耳,你难道不知道当初御弟欧巴和天蓬元帅只是喝了子母河的河水,就大了肚子?”

     一时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呼啸的风声和飞鸟的清啼。

     六耳第一次摇头叹息:“阿月,你精神恢复是好事,但是脑洞太大也不太好。”

     自己明明是一本正经地跟他探讨问题,竟然说自己脑洞太大?萧月气恼得涨红了脸,摆出一副上司的架子:“岂有此理,有这么跟boss说话的么?”

     萧月刚想数落六耳几句,顷刻被腹内乾坤中的江翻海覆彻底打败,她又趴在云端又干呕了一阵,虚弱地说道:“真是丢人啊,当了这么久的神仙,如今竟然晕云起来了。”

     “之前你为融合我和孙悟空的法力耗去一半修为,在北斗宫又劳心劳力,现在尚未恢复之时又勉力维持姻缘线,身体不适也是有的。”六耳道,“不过我看你的确要静修一番了。”

     萧月看着六耳的耳朵,忽而想到一个问题:“话说回来,你平日里的耳朵是这六只耳朵的那一对?是可以随便搭配的么?你指给我看看?”

     六耳转过身去:“看来真得要带你去医仙那里看一看了。”

     “我看你这些个畸形的耳朵倒是要治一治了。”萧月皮笑肉不笑地反驳了一句。

     六耳转过身,眸光十分真挚,话语亦是十分认真:“你真得认为我的耳朵不好看?觉得我有动刀的必要?”

     “啊?啊,这个……”萧月被那道过于真挚的眸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挺,挺好看的,我刚刚说笑的。”

     看着六耳心满意足地转了回去,萧月偷偷用衣袖狂扇自己的面颊,面上的红晕迟迟才散去。萧月暗暗感叹阴阳血瞳的瞳力真是厉害,竟然能撼动自己的心志,了不得,实在是了不得。

     回到月老居,萧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潜心思索整件事情发展得前因后果,可是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搞明白为何白素贞和许仙的姻缘线会断开,最后她把自己搞烦了,自言自语道:“既然姻缘线已经断了,我也懒得再去管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心情一放松,她的辘辘饥肠开始大声提醒起来,萧月冲着屋外高声喊道,“六耳,咱们出去吃一顿去,我买单。”

     萧月刚刚一打开门,看到一个围着小红围裙的精壮男子。他双手端着正在冒热气的汤盅走了进来,眼瞳中的血色湖泊竟流露出些许暖意。萧月盯着六耳一幅小厨娘般的打扮,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阿月,你身体不适,还是要少吃一些油腻的东西。来,你尝一尝这个?”

     萧月盯着六耳懵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面对眼前小小的白瓷汤盅如临大敌,她实在无法想象一只猴儿能够做出什么美味佳肴,可是她若明说拒绝一切黑暗料理好像又不大给他面子,猴儿的面子都薄得很,当年就是因为玉帝没有照顾到孙悟空的面子,他才一怒之下大闹天宫。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她可不愿意因为一碗汤就毁了月老居。

     掀开汤盅盖子,萧月小心地瞧了瞧。汤色微白,气味醇香,单从色、香两项来看倒还是过得去。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嗯?”萧月情不自禁地扬眉感叹一声,又喝了一大口,连连赞叹,“六耳,你这手艺也太好了吧?说,是不是去新东方烹饪学校进修过?现在我就命你为月老居的第一大厨,吴刚以后就当你的副厨,帮你打下手。”

     六耳薄唇紧抿,好似强忍着什么,点头道:“好。”

     “话说回来,这是什么汤啊?挺鲜的。”萧月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细细品味,醇厚的鲜美在她的舌尖上缓缓散开,充盈在唇齿之间的幸福随之荡漾到面庞之上,化成明媚的笑意。

     “猴头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