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第37章 出手相助
    峨眉山中,翠林幽然,怪石嶙峋。九曲盘旋的山径石道在重叠翠云之间若隐若现,而在石阶山道上有三人缓缓而行。身穿棕衣兜帽的男子先头开路,白衣、紫裙两位女子跟在他的身后谈笑相随。

     一切都显得静谧而美好,只是有一点点不大对劲——

     兜帽男子全身上下都被山中灵猴缠住,他气息大喘,步履沉重,艰难回头看着身后有说有笑的女子:“小月月,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引住峨眉山里的灵猴么?你若是想去白素贞的清风洞府,自己飞过去不就可以了?何必非要徒步?”他不耐烦地拨弄身上的猴子,“去去去,一边玩去,老孙还有要事处理,没空跟你们一起玩闹。”

     部分猴子顺势缠住孙悟空的手臂迅速爬上,死死抱住不肯撒手。紫霞凑过身看着孙悟空,微微一笑:“空空,看来你真得很受欢迎啊。”她朝着孙悟空身上的小猴伸手,小猴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撇开孙悟空窜到紫霞的身上。

     孙悟空冲着身上的猴子呲牙嘶吼一声,这般恐吓没有任何效果,终而投降:“这帮猴崽子比花果山的还难缠,老孙我是没辙了。”他艰难转头看着萧月满面含笑的脸,也冲她呲牙怒喝,“说起来,你不是不打算继续管许仙和白素贞这档子事了么?”

     萧月笑嘻嘻地说道:“我虽然说是不打算管许仙的事情了,但是我也不能让十世法海这么称心如意,是不是?所以有劳大圣挡一挡这些小家伙儿了,再说直接飞到洞口肯定是不行的,且不说清风洞府外有数道仙障阻隔,即便可以,这样的行动不就算是登堂入室了么?我们都是有素质、有文化、有节操的神仙,怎可做出如此无礼的事情呢?”

     一只小猴子抱住了孙悟空的脖颈荡起了秋千,他艰难吐声:“你、不是出门前给白素贞、小青和许仕林打电话了么?”

     “是,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接啊。”萧月强迫自己显露为难的模样,随即双手轻合,“哎,费点功夫也是值得的啊,大圣你瞧,峨眉山风景美丽,山青青,水秀秀,姑且也算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不是啊,仙子?”

     紫霞的笑容明丽如花,璀璨如霞,不住地抚摸着怀里的小猴子:“是啊,我也觉得挺好的,空空,fighting!”

     孙悟空试图将身上越来越多的灵猴驱赶,可是它们对猴王的痴迷达到了不离不弃的地步,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萧月都觉得甚是爱怜。她学着紫霞的模样,也向孙悟空身上的小猴儿伸出了手。几只小猴轻轻嗅了嗅,从孙悟空身上跳到她的身上。或许是因为日夜与六耳相伴,自己身上也沾染上他的气息,几只小猴儿攀在萧月的白衣身上,一只大胆的小猴崽甚至趴在她的肩头上。

     孙悟空看着萧月和紫霞一起兴致勃勃地和小猴崽们玩闹,而自己被晾到一旁良久,心有不甘地说道:“小月月,就算如此,你也不必非要把我来吧?把你们家六耳叫他来,不也行么?”

     “六耳怎么能和齐天大圣相比呢?您可是真正的猴王啊。”萧月脑海中迅速回顾自己的那套理论,适当的拍猴屁是必须的。她一边逗弄小猴儿一边满嘴的恭维之语,“六耳不是被嫦娥抓走去赶通告么?而且小仙面对大圣的盛意拳拳,又怎么好拒绝?”

     此话一出,孙悟空和紫霞一同笑了起来。

     一众人好不容易摆脱了灵猴们的纠缠,到了清风洞府,却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也没有感受到任何仙障的存在。一开始萧月认为要在洞口等一等,可是当她听了紫霞和孙悟空相互携手又深情凝视地唱了一百遍的《渡情》之后,觉得与其自己在青山绿水之间饱受魔音贯耳,还不如去别处碰碰运气。

     他们前进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金山寺。

     有了上次的经历,萧月想着此行无论如何都要进行一场恶斗,不过仗着孙悟空和紫霞仙子两人在菩提净土混出来的名号,想来十世法海也不会太为难自己。

     他们顺利潜入金山寺中,没有看到十世法海的踪影,在寺内打探一番,方才知道十世法海已经离开金山寺,据说有事去办,但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事。孙悟空冷笑一声,说估计是之前拜托青霞的事起了效果,十世法海被叫回菩提净土了。

     出了寺门,他们决定下一个目的地,西湖雷峰塔。那个对萧月造成严重心灵伤害的地方,堂堂一个正牌神仙竟然被一介凡人关在雷峰塔中,她觉得自己没有黑化,依旧保持本色,自己的内心实在是够坚强。当她向孙悟空和紫霞坦露自己的想法时,孙悟空嗤之以鼻,说萧月已经沉沦在纸醉金迷的万恶之海,这点挫折打击对于萧月而言不可能是黑化,说不定反而会是洗白。她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又隐隐感觉孙悟空说得还挺有道理。

     雷峰塔中,萧月一行人看到了白蛇传故事中的主角,白素贞、许仙、小青和许仕林,一人占一层,一人有一间,一人一个束仙咒。这倒是好,他们团聚了,既不吵架,也不打架,安静和睦得很。

     萧月看到一层中被关住的碧衣女子,她十分符合故事发展中主角的表现,睁大了双眼,惊讶地喊出了一声。

     “青蛇仙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找白素贞了么?”

     隔着条条禁咒栏杆,她也能看到小青明艳面容上的哀怨:“月老,你先将束仙咒解开再说吧。”

     “奇怪,凭你的修为,束仙咒应是困不住你啊?”

     “我也尝试过,但是这个束仙咒不同一般,竟然破解不了。”

     “或许是因为上次我的私自离开让十世法海对束仙咒升了级,别着急,我再试试看。”萧月清了清嗓子,凝灵轻点门上法阵,十分沉稳地说道,“法海你不懂爱。”

     束仙咒法阵绽放出一阵柔光,伴随着一阵叮咚作响的音乐声中,悦耳动听的人工女声响起:“哈、哈、哈,口令怎么可能还会一样?”

     萧月感觉到身后道道目光聚集在身,面颊自然而言火烧起来。她慢慢地向身后一退,如实地承认自己的错误:“是我太天真了,不过现在你这个语音解咒的规矩我可不想遵守了,就让一个擅长打破规矩的人来好了。”

     孙悟空十分自觉地踏前一步,伸向禁仙咒法阵的指尖有金光汇聚:“好,就让老孙我看一看你这个法阵到底有多牢固?砰--”

     孙悟空故意发出一声,门上的法阵图案变得模糊晃动起来。

     “规、规矩不能破,口令输入:雷峰塔会倒下来。”甜美的人工女声自行回答,这样的情节展开也是让三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从房间中徐徐走出的一袭青衣,萧月拍了拍孙悟空的肩膀:“其实这口令也算对,不然真被轰上一炮儿,这雷峰塔铁定是要倒下来的。”

     萧月说罢就向房间里走,这种异常而大胆的举动让众人一惊:“小月,你这是做什么啊?怎么还进房间里?”

     她挽起衣袖开始进行地毯式搜索,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道:“好不容易进来一次,自然要好好搜寻一番。奇怪了,一般来说都应该能在房间找到点什么宝贝才对。”

     紫霞想去阻止萧月的行为,被孙悟空伸手拦住:“紫霞,你不用管她,而且你瞧着她现在满面红光的模样,你也管不了。”

     最终萧月在房间里吃了一嘴灰尘,方才收起财迷之心,低着头悻悻离开。

     如此的事情每当萧月救出一个人就要发生一次,上了三层,重复三次。她每次解开束仙咒之后重拾自信再去大扫荡,每次吃了一嘴灰尘也是无怨无悔,只是可惜,除了她一身的翩然白衣变成灰衣,她连一个钢镚儿都没有找到。

     “天啊,居然连一个钢镚儿都不留给我?”萧月泪眼朦胧地看着身旁的六个身影,幽怨长叹。

     “小月月,你财迷抠门儿的毛病是要治一治了。”萧月听到孙悟空的声音。

     “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重头再来!”萧月狠狠地擦去眼中的泪水,眼瞳中的炽热好似燃烧。正当萧月准备重新扫荡时,她尚未踏出走向人生巅峰的第一步,就被一股力道牵制住。孙悟空拉着她脖颈后的衣领就向外走,冲一旁的人说道:“抱歉,这家伙玩游戏玩得入了迷,我看还是先到月老居去吧,有什么事情到那里再说。”

     紫霞趁着萧月不注意,掏出一个硬币施法令其无声无息降至地上,随后一指地板:“哎呀,那里有一个硬币。”

     萧月精神大盛,体内轰然爆发出的蛮力竟挣脱出了孙悟空的牵制。一声衣料撕裂的声音,她挣脱了孙悟空的禁锢,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拾起硬币,轻轻吹了吹上面的尘土,兴奋地展示给众人看:“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仙!好!现在我们回月老居!”

     孙悟空扔下那段仙罗,对紫霞竖起大拇指。紫霞掩面轻笑:“猫爱鱼,狗爱肉,凹凸曼爱欺负小怪兽,小月的这个爱好还真是容易满足。”

     众人回到月老居,围着茶桌坐了一圈。萧月端着茶坐了下来,见众人皆是默然不语,一种奇怪的尴尬氛围在空中流淌。

     孙悟空和紫霞明显感觉到那种奇怪氛围,随口诌了一个由头麻利地溜走了。萧月目送他们二人夫妻双双把家还,暗骂一句没义气,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重新冲入那片尴尬的氛围。久久的沉静,众人的呼吸声都被放大了许多,萧月勉强扬起的嘴角微有抽动,她向左撇了撇眼睛,白素贞和小青面露愁容,明眸含露,明显就是有满腹的委屈,偏偏就是不言语,只是不断地婆娑手中的茶盅;萧月向右转了转眼珠,许仙神情平和,颇有仙家云淡风轻的风骨,而在一旁与他面貌肖似的许仕林面色不佳,眉宇之间愁云惨雾并未疏散的迹象。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萧月无奈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