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第45章 魔灵惑心(下)
    北斗君抬手召回七星,神色肃然。

     魔族男童捧腹大笑:“同一个伎俩,你还以会有用么?亏你们还是高高在上的仙神。”他的眸光落在萧月身上,看着那双清澈如溪的眼瞳逐渐显现漆黑魔气,“之前我只想斩断白素贞和许仙的姻缘线,不过现在我倒是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强行让司掌三界姻缘的月老脱离天界,坠入魔道。哈,这样的话或许她愿意帮我斩断更多人的姻缘线呢。”

     “做梦!”南斗冷声道,伸手在空中飞速画出南斗星象之图,与地面上北斗迅速画出的星象图相对,瞬间耀眼光流冲散了众仙身上的墨流,但是熠熠星光却驱散不了萧月周围的魔气。

     她双手捧着魔灵珠,空洞眸光落于其上,凝聚殷红仙灵的眼瞳深处开始有晃动的黑影。

     “呵,你们就尽管试吧。待到你们想出办法,她已经入魔了。”男童拍手大笑。

     萧月隐隐约约之中好似听到了话语声,但是好像隔了很远的距离,她听得不大清楚,而眼前忽明忽灭的灿光和汹涌激荡的火浪也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她能感觉到,但是不大在意,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周身流淌的墨流正在迅速流入体内,一点一滴地改变身体。

     魔气侵体不是第一次,但是此次感觉柔和了许多。萧月脑海中蹦出来这样的一个念头,视野中缭绕黑气忽然多出了五色炫彩。

     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声凭空响起,其声如轰隆而降的万钧雷霆。

     “谁的胆子这么肥,竟敢欺负我的宝贝徒弟!”

     双耳轰鸣不断,萧月的意识尚未清醒过来,但是后脊背上渗出一层密密的冷汗。待她意识到这样的话语出自于谁的时候,混沌的神识立即变得一片澄澈,流入体内的异样之气迅速倒流而出,同时也带走了自己的气力。她的身体左右晃了一下,模糊地看到悬于半空中的一对白衣男女。

     “师父?”她低声喃喃道,瞬间找了不用再支撑下去的理由,竭力微睁的眼帘刷地一下闭得死死的,就在她快要摔到地上之际,身体轻飘飘地浮到空中,落在那个男子的怀里。

     “小月,你先好好休息。”男子言语十分温和,眸光转落在怀抱魔灵珠的男童之际瞬间含着三分冰冷。

     萧月躺在男子怀里不自觉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紧闭的嘴唇微微张开。男子以为她会有话要说,等来的却是稍稍沉重而绵长的呼吸声。

     女子慵懒地卷起垂在肩上的卷发,看了一眼萧月安然的睡容,哼了一声:“这个丫头自小就喜欢黏你,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是一样。”

     男子伸手将白云凝聚成云床,将萧月轻轻地放到上面,满眼含笑道:“是啊,就连睡觉的模样都没怎么变,我都已经快忘记了。”

     女子看着地面上的男童,眼瞳剧烈一缩:“不过还是先把下面的事情结束了吧。”

     男子起身笑道:“那是自然。”

     白衣男女的眸光皆落在男童身上,他狡黠的笑容僵在脸上,脚步开始微微向后挪动。

     萧月在幻梦之境飘飘荡荡,虽然感觉有些朦胧模糊,但是意识倒还算是清楚。她跪坐中央之处,如烟云缭绕的晕开幻彩迅速凝聚成清晰的画面,是萧月记忆中的一幕幕。曾经的画面逆着时光的流向快速闪过,有些一闪而过的场景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还记得。只是这些飞快旋转的场景让她心中慌乱起来,看到走马灯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过还好,快速倒转的画面慢了下来,走马灯几乎停在最后一个场景上。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小女童模样,一身红衣小衫显得十分俏皮可爱。萧月看着曾经的自己,不由得心生感慨。她正在她师父面前背书,一时之间卡了壳,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十分紧张地盯着她师父手中的竹板。

     白衣女子转过身来,那是一张可令三界美色黯然无光的绝色之容。她的嘴唇微微扬起一个算是微笑的弧度,一双美眸因过于清亮而显得些许冰冷:“小月,背不出来该要罚了,伸出手来。”

     她慢慢地伸出手,扭过头闭上眼睛,耳边听到一声极为清脆的响声,下意识向后一缩,咧嘴一哭。

     可是哭声刚刚到了嗓子眼便没了声响,她发现自己的手是不痛的。睁开了眼睛,视野中的白衣男子笑容如融融春日,他的一手挨了她师父颇重的一板,一手还轻轻地抚摸她的头,温和道:“别怕,不过下次记得要好好背书啊。”

     看了看修长白皙的手上板印红肿起来,她抽了抽鼻子:“师公,你痛不痛?小月帮你吹一吹。”

     “很痛啊。”白衣男子笑道,“你若真得心痛师公的话,下一次背书记得牢一些,别再被你师父罚了。”

     这句温和笑语让年幼的她承受不住,鼻子一抽,嘴巴一撇,顿时哇哇大哭起来,其冲天嚎声让她的师公一愣。他旋即将她抱起软语来哄:“小月不哭小月不哭,都是师父坏,师父是个坏神仙。”

     白衣女子手中的竹板轻击手心,一双美眸中怒火熊熊:“你说什么了?我还站在这里听着呢!麻烦您老人家注意点,行么?”眸光落在白衣男子怀中的孩童身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月,为这么一点小事至于哭鼻子么?不过是用竹板敲了一下罢了,遇到事情要坚强,自己的眼泪决不能留给外人看。”

     白衣男子怀抱着萧月轻飘飘走远,笑吟吟地接过话来:“你师父说得也有道理,小月以后你有了伤心委屈的事情尽管来找师公,师公又不是外人,在师公面前哭成什么模样师公都不会说你。”

     白衣女子气得直跳脚:“我不是这个意思!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不能一味宠溺。哎,说你了,你--”

     白衣男子的身形已然飘远,只有朗朗笑声传来:“小月笑一笑,师公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你想吃什么尽管说,你瞧你瘦的……”

     “喂!你也要注意培养孩子正确的饮食习惯!将来把她成一个大胖子该怎么办啊?”白衣女子口中高嚷,疾步追上那身翩然白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