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第40章 背后真相(下)
    夜幕沉沉如墨,天上的一弯残月散发出不同寻常的皎洁而明亮的月光。山寺门口的万树梨花宛如茫茫雪海,夜风徐徐吹过,沉睡的洁白花海泛起了微微起伏的波浪,飞扬起浪花在空中四散化为旋舞飞雪,轻柔地覆在寺门口的灰衣素袍的人身上。

     萧月看着宛如梦幻般的场景一愣,她只是记得金山寺门口只有几棵梨树而已,梨花残败,万万与美之一字是沾不上边儿的,可是想不到在许仙竟然美化成万树梨花的美景?她有点佩服地看着身披落花的灰衣。

     此景虽美,但是看得久了也是有点索然乏味。萧月手中的爆米花逐渐见底,许仙依旧站在寺门前看着洁白翻滚的花海默然不语,她抓起最后一把爆米花正要往嘴里塞,想了想又把手伸向一旁的六耳:“唔,给你吃。”

     说话间萧月一直紧盯着许仙,忽然手上传来一阵温暖湿润之意。心中一惊,猛地抽回手来,掌中的爆米花散落一地。萧月面若火烧,半怒半羞地瞪着舔舔嘴唇的六耳:“你这只猴子!做什么?你干嘛要——”萧月说不出下面的话,刚刚六耳的举动远超于她心理承受能力。

     六耳的血瞳微眯:“不是你让我吃爆米花的么?”

     “话虽如此,但是你也不能--算了,算了。”萧月低头看了看的手,掌心处残留的湿润依然存在,全身燃起炽热久久不散。

     该不会自己对六耳动情了吧?

     这个突然的念头让萧月自己吓了一跳,她仰头看了看天花板,簇拥在枝头的洁白花海,缓缓飘落的零星花瓣。不得不说许仙构造了一个颇具诗情画意的场景,特别适合情思萦绕,而且创出这个场景的人还十分知趣地伫立在原地仰头凝视。

     萧月不敢去看一旁的六耳,双手不由得攥住身上的白衣。

     “阿月。”六耳凑过来的脸让萧月一惊,下意识向一旁跳了一跳,旋即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赶紧低头攥紧手中的衣角。

     六耳微眯起眼睛:“阿月,有人来了,你不要看一看么?”

     萧月猛地清醒过来,暗骂自己好歹也是姻缘之神,怎么也和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呢?不过想想,即便时间有点久,好歹也算是情窦初开。萧月暂时将自己满脑子里的情丝乱麻扔到一旁,看着那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蓝色休闲童装的小男孩儿。

     身形瘦削,面色苍白,虽然周身凝聚隐隐流露病气,但是面容甚是俊美,尤其是一双眼眸。形如柳叶,清似山泉,眸光清澈明亮,尽显眼底深处的森森幽寒。萧月看了一眼就有点被男娃娃吸引住了,那是一种不同于仙神的绝尘姿态,举止之中有一种充满诱惑与危险的魅力,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可是当她仔细凝视端详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消失不见。

     男童的到来打破了许仙长久以来的情思,瞬间的惊讶变为惊愕,他皱眉道:“这种气息……魔气?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魔族后裔,而且还堂而皇之出现在佛寺门前?”

     许仙向前走了几步,将男童的面容看得仔细,声音微缓:“看你的模样不过是一个娃娃罢了,还是快些回去,这里不是你能游玩的地方。”

     男童摆动双臂向前一跳,抬头看着许仙微笑:“我可不是来玩的,我是来这里是找一个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许仙道:“天色已晚,众人怕是已然入睡,我看你不如明日再来。”他的眸光在男童身上停留良久,转头看了看寺门,又落在他的身上,“我看,还是我送你到山下的旅店休息一晚?”

     萧月坐在沙发上抱住双膝,下颌轻抵膝头,暗暗叹息一声。许仙果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好人,尚不了解对方确切身份和前来目的就为对方担心,即便对方是身若男童,但毕竟也是魔族。

     “嘻,不用了,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男童偏头一笑,清凉眼瞳中盛满了冰冷的笑意,“就是你啊,许仙。”

     “找我?”许仙一愣,“找我何事?”

     男童手上扬起的浓浓黑气之中显现出来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珠,朦胧皎洁的月光在曲面上折射出冰冷的光。男童用拇指和食指捏起圆珠放到眼前,透过剔透琉璃看着扭曲的身影,嘴角上的笑弧明显地向上扬,“这种的身影真是美丽,嘻,好像是完美皮囊下藏着的扭曲不堪的心,不知道一会之后你的神情会不会比它更美呢?”

     男童放下了圆珠,笑声朗朗:“世人将白蛇传视为爱情经典传承了千百年,我听过了许多,也见过了许多,可是听得多了、见得多了,就从心里有点厌烦了,所以我特意从魔域而出找到你。我就直说了,劳烦你可以断了你和白素贞之间的姻缘么?”

     翻滚的梨海波浪停了下来,花浪潮涌的声音也消失了。月光透过万树梨花散落一地清冷之白,蓝衣男童在簌簌飘落的花雨中含笑望着伫立原地的素衣。

     过了良久,许仙的声音透过密密花雨而来:“不可能,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意欲何为,我和娘子之间的姻缘决不可能断。抱歉,看来今夜我不能送你回去了,告辞。”

     许仙言罢拂袖而去,而身后一道蓝光翻腾越过其上,落在他的面前。男童背对许仙,对着月光仔细地端详圆珠:“这件事对我也很重要啊,好言好语果然是没有用的。”男童转过身看着许仙,笑嘻嘻地问道,“许仙,你可知道魔域圣物魔灵珠?”

     “传说中能抢天夺地,分割三界的蚩尤之心?”

     “你知道?那你想不想见一见?”男童双指别着那颗圆珠,双手经络上涌现的黑气徐徐汇入圆珠之中,一时之间圆珠变得漆黑如墨,“不言语?那就是想见了!”

     唯美的重现之象消失不见,萧月叹了口气,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抖动的身影:“六耳,你没什么事情抖个什么劲?”

     六耳的身体安静了下来,高瘦身形向沙发深处缩了一缩,显得有点落寞。萧月没过多理睬他,她考虑到许仙所说的信息,认为最后一种可能性大大增高,或许这就是一个魔族皇N代熊孩子的恶作剧罢了。她也明白,看似是一个孩子并非意味着他真得是一个孩童,一直在扮嫩路上奋斗不息的北斗君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不管持有魔灵珠之人究竟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是‘不给糖就捣蛋’的小孩子把戏?”萧月深思熟虑道,不放弃任何一种可能性,一时之间她觉得自己真得是够严谨,思量之间圈圈发丝缠上她的手指。

     “他举止言行的确如同顽童一般,看似天真无邪的笑容却有一种令人心惊的冷意。”许仙颤颤巍巍地扶住额头,声音亦是巍巍颤颤,“我成仙也已有千年时间,本以为定力足以抵抗外魔,可是当我看到那双眼瞳之时,心志被魔功所控,仙身被魔气所侵,若不是十世法海及时出手相助,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怎样。”

     “十世法海?”萧月惊愕道,“他帮你?这么说来,他是一个好人?等等……那么他为何不让我们见你,还把我囚在雷峰塔里?”

     “是我自身的原因,当时我仙元动荡,心志未稳,仙身之中还残留大量魔气,以露入魔之相。法海大师努力以佛法化解魔气,为保万全,他才会留我在金山寺中静养数日。至于将仙子送到雷峰塔之中,一来是为了防止持珠人再来侵袭仙子,二来是怕仙子一时情急之下莽撞行事。”

     乍一听许仙的话倒也能将事情说得通,但是萧月认为这个回答不能说明全部的问题。她默默沉思之中忽然感到手上一阵绞痛,低头看到手指被数股发丝缠死。她一面笨手笨脚地解开纠缠在一起的发丝,一面对许仙说道:“但你的姻缘线又是怎么一回事?魔气侵体最多也就会让你成魔而已,除了吊销天界户籍之外,也没有多大的影响,更不至于断了姻缘。哦,抱歉,其实对你说姻缘线你也不清楚,虽为仙神,你却是不能看到姻缘红线的。”

     许仙扶额的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他低低说道:“不,我的确看到了,是他施术让姻缘线显现。”

     这可真是让萧月傻了眼,能将姻缘线具象化,世间除了她的师父和她这个正牌的姻缘之神之外,世上还有人能够这样做?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难道她就要莫名其妙地被拍在沙滩上?其实还有一种可能,那个男童是她师父四处云游时为又收了的小徒弟?不过以她对自己师父的了解,万一真得是她收了这个小徒弟,肯定会领到自己面前显摆一番,而且她师父已经重获逍遥之身,完全没有必要再收一个徒弟来分担工作的必要了啊?难道是师父生活之中缺少一个伺候的?这也不对啊,她师公在这方面干得兢兢业业,堪称为从古至今的第一好男人。

     萧月想了半日也没想明白,对持着魔灵珠的小男孩又多了几分好奇与担忧。手上紧缠的束缚之感消失,看到一旁的六耳不紧不慢地替她解开手指上紧缠的头发,圈圈缠绕的黑丝在他的手中解开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