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第46章 月饼节小番外-西游篇
    近些日子孙悟空的心情一直不错。爱情美满,事业顺心,除了紫霞日日送来的爱妻便当稍稍折磨一下自己的舌和胃之外,也没有什么太操心的事情。虽然他们过上了安定幸福(没羞没臊?)的小日子,但是这对夫妻对于促成这一段姻缘的关键之人一直心怀歉意。即便孙悟空厚着脸皮说自己和萧月之间的关系亲厚,不分彼此,但这层厚脸皮也扛不住紫霞日日夜夜的念叨。

     孙悟空难得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了想,觉得此事确实要好好商量一下,于是他借着即将要来中秋的由头给全公司放了大假,自己也心安理得地腻在紫霞身旁。

     晚餐上,紫霞微笑着端上来一个跟铁盘披萨大小的特大号月饼,十分期待地看着孙悟空:“空空,来,尝尝我这次做的月饼。”她兴致勃勃地切了一大角月饼塞入孙悟空的嘴里。

     孙悟空在尚未品尝出菜肴的滋味的瞬间,习惯性地抬手竖起一个大拇指:“好吃!太好吃了。”口中宛如爆炸般极品菜肴终于吞下拉肚,他早已领悟到做菜这种事情原来也是要天分的,瞧着六耳那副沉默寡言的模样,却能将萧月养得愈发白胖圆滚;而看起来心灵手巧的紫霞,却能变着花样儿将好好的菜品做成一锅锅的味觉武器,让自己永远不用担心“将军肚儿”这个问题。

     极品菜肴也就罢了,关键是孙悟空担心紫霞的味蕾,为此他还特意找到萧月询问过这个问题。白衣女子歪着头思量了半日,面色有些惨白:“大圣,当初为了造成能够承受仙子魂魄的肉身,我特意前去九天星河河底捞取星尘,但……但是,大圣,以泥造身这门术法我已经荒废了许久,更何况材料为星尘?只、只怕是我没有创出完美无瑕的肉身,所、所以仙子的味觉,可、可能……”说着她闭上了眼睛,“大圣,是我的错,您若是想要出气,就尽管打吧,只、只是请大圣别打脸。”

     孙悟空看着萧月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摇头长叹,伸手拍了拍她的头,声音有点嘶哑:“不,这样已经很好了。”

     是,这样已经很好了。

     眼前飞过两根筷子,孙悟空眨了眨眼。紫霞用筷子轻点一下他的鼻尖,笑道:“空空,你又在想什么呢?难道是想哪家的姑娘?”

     “哪有?”孙悟空咧嘴一笑,顺势抓过紫霞的手贴在自己的脸庞,“为夫在想,夫人的菜真得很对心,想吃一辈子夫人烧的菜。”

     “什么夫人,为夫的?明明还没有成亲。”紫霞面色微红,言语嗔怪,但是任由自己的手被孙悟空控制,来回抚摸他的脸。

     孙悟空“嘿嘿”一笑,低头吻上了那只细滑如丝绸般的手:“原来是夫人着急了?待老孙处理完手头上这点事情,就为夫人举办一个旷世婚礼。”

     紫霞的手形一变,转瞬掐住孙悟空的脸:“说什么呢?谁着急了?”

     孙悟空立即投降:“疼疼疼,是为夫着急,夫人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惩为夫跪榴莲。”

     紫霞松开了手,笑道:“说到这件事,空空你还是要对小月的事情多多上心,我想了想,我们虽然好了,但是小月一直孤孤单单一个人,若是能找一个真心真意对她好的人,那就好了。”

     孙悟空挑眉一笑:“哦?听起来夫人有高见?快叫为夫听一听,也好替小月月把把关。”

     “空空,你觉得……六耳如何?”紫霞仔细地端详着孙悟空的神色。

     “哦?夫人觉得六耳可以?难道是因为他和为夫相貌相似,能力相当?看起来夫人果然眼里心里都是为夫啊,来来来,为夫亲一个。”孙悟空闭上眼睛噘着嘴凑了过去,却得到了紫霞一击柔软的巴掌。

     她将孙悟空的脸推到一旁,笑骂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要是六耳的性格跟你一样,我才不会让提议他。”

     孙悟空冷笑一声:“夫人你觉得六耳的性格比为夫好?呵,那种沉默寡言的腹黑男最阴险了,别看他现在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等到真得显露本性的时候,肯定把小月吃个干净。”

     紫霞又拿起一块月饼放入孙悟空的嘴里:“如此说来,空空是不赞同六耳了……咦?不对啊,按照你的性子,若是真得不赞同,肯定会急赤白脸地跳起脚来反对,怎么会如此心平气和地说话?”

     孙悟空舔了舔嘴边的月饼渣,又凑到紫霞身旁:“夫人真是了解为夫,来,奖励夫人的慧心,亲一个。”

     “来,空空多吃一点月饼,中秋节快到了,多吃一点月饼。”紫霞不理睬孙悟空索吻,拿起一块月饼塞进他的嘴里,又继续说道,“如此说来,空空,你觉得我们应当鼎力撮合小月和六耳?”

     “夫人这就多虑了,六耳他的本事和为夫不相上下,用得着你我鼎力相助么?贸然相助,只会打乱他原本的计划。”孙悟空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过咱们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扇扇风,点点火,时不时再点醒一下小月月,就行了。为夫想着,中秋晚宴大家聚在一起吃一顿,那是最好的了。”

     “嗯,还是空空想得周到。”紫霞点头含笑,眸光在孙悟空的脸上停留片刻,蓦然朝着那张脸低了下去。

     唇上多出了温暖的湿润令孙悟空猝不及防,错愕的金瞳中迅速充满盈盈的笑意。

     孙悟空和紫霞连夜设计好剧本后,立即给萧月打电话来邀约,直言自己和紫霞已在月宫的广寒大饭店订了大餐,以感谢她和六耳的鼎力相助。孙悟空自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电话那一端却异常沉默,以他对萧月的了解,她的反应有点异常。

     “怎么了?请你们吃大餐还不愿意?不愿意那就算了。”孙悟空登时使出了“以退为进”的计策,故意加重口气,生气地说道。

     “……大圣,不是不愿意,而且刚刚才接到北斗星君的电话,吵着嚷着非要我请他‘乳酪大会’,而我也已经答应了。大圣,真得抱歉了。”电话那端萧月的声音有点中气不足。

     “哦。”孙悟空一边捂住话筒,一边冲着紫霞做口形说,“是北斗星君。”

     紫霞当机立断,伸手接过孙悟空的手机:“小月,是我,中秋难得,不见一见么?”

     萧月的声音明显能够听出来懊悔之意:“嗯,都已经答应了北斗君请他打卤馕。”

     “这有什么为难的?”紫霞微笑道,“我们打算请小月,小月准备请北斗君,那不如干脆大家一起,账就算在空空身上,这样还热闹一些。”

     “这样?那怎么好意思啊?”电话那边的声音旋即开朗起来。

     “小月你就别这么客气了。”紫霞冲着孙悟空做出一个OK的手势,“小月,那就这么定了。”

     撂下电话,紫霞收敛笑意,神情变得十分严肃:“空空,即将要打响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可要做好准备。”

     孙悟空懒洋洋地答了一声“好”。

     中秋当日,孙悟空和紫霞提前到了月宫,二人穿着宽大风衣,面带口罩与墨镜,鬼鬼祟祟地在月宫购物广场“大月城”中来回乱窜。孙悟空拽了拽口罩,道:“紫霞,你说咱们这么早就到这里来做什么?”

     紫霞四处寻看熟悉的人影,小声道:“空空,今日是‘大月城’难得的购物节,各类商品都会打折,我已经旁敲侧击地问过了,小月和六耳会来此处买东西。”

     “买就买呗,咱们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么?”

     “空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有真正了解他们私下相处的情况,才好帮助他们啊。”

     “夫人言之有理。”孙悟空连连点头,眸光突然凝聚在不远处的一点,“哎?哪两个人不就是小月月和六耳么?”

     白衣女子所站不远处的一排衣服中蓦然出现了两张脸,两人神色都是十分认真而热切。

     黑红短发的青年四处寻看,有点疑惑地说道:“阿月,我总觉得今天好像有人一直在跟着我们,你有这种感觉么?”

     白衣女子没太在意青年的话,将手中挑选出的衣服塞进他怀里,道:“没有,这些衣服试试。”

     青年很快地换好走了出来,眸光还在四处寻看:“阿月,试好了。”

     白衣女子转过头来,连连点头称赞,“嗯,这件衬衣就很不错嘛,比起你之前的无袖T恤好很多。”

     青年眉头微皱,全身上下好似不是很舒适:“别扭,扣子也多,一点也不清爽。”

     白衣女子又开始奋力地挑选适合他的衣服:“你倒是清爽了,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

     紫霞望着白衣女子飞速将一件件将衣服扔向六耳的怀里,伸手摸了摸下面孙悟空的头:“空空,你觉得怎么样?”

     孙悟空努力将两旁的衣服扒开,好看得更清楚:“小月那个财迷竟然肯给六耳买衣服,还买这么多!真爱,这绝对是真爱!为夫这个大舅哥当定了。”

     “如此说来,我们已经成功一大半了。”紫霞浅笑。

     青年也为白衣女子选了一件衣服,白衣女子接过手一看立即反手将衣服打在他的脸上。孙悟空一边看着一边啧啧感叹:“哎呀,六耳也是太着急了!露脐装这种衣服能现在给小月月么?急功冒进,不妥不妥。”

     “咳,两位客人,你们的衣服可是选好了?”一直守在两人身旁的店员仙子笑容十分尴尬,登时孙悟空和紫霞的窃窃私语停了下来,两张微微窘红的脸慢慢地缩回一整排衣服之中。

     晚餐上,又是一场不见血的争斗。而当紫霞和孙悟空回到水帘洞时已是精疲力竭,二人齐刷刷地倒在床榻上,半天都没有动一下。紫霞轻飘飘地声音在洞中回响:“空空,想不到这次交锋竟然如此猛烈,那两位星君可真是厉害。”

     孙悟空的头埋在松软的枕头中,声音闷闷:“最令老孙气大的是六耳那只猴子,竟如同没事人一样躲在一旁看戏。”

     “累,而且这家饭店的饭不好吃,我都担心小月会发火。”紫霞说道。

     “嗯。”孙悟空应了一声。

     半晌,紫霞伸手轻轻抚摸着孙悟空的满头棕发,轻声道:“空空?”

     孙悟空侧过脸:“嗯?夫人有事?”

     “嗯,看到小月给六耳买衣服,我就在想我们的事情。之前我心心念念的是要嫁给一个盖世英雄,我的爱情一定要是惊世骇俗的那种。”紫霞深深地看着那双金水眼瞳,笑意愈发地柔和,“可是现在我倒是觉得,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错。”

     孙悟空的金瞳弯成月牙,他转身一下子扑在紫霞身上:“虽然夫人的话很令为夫感动,不过为夫还是盖世英雄。”灼热的吐息逼近紫霞的脖颈,尖锐的牙齿轻啃她的肩膀。微微的疼痛混杂着无尽的甘甜和火热一同袭来,紫霞不由得发出重重的一声喘息。

     黑暗中那双金瞳笑意更浓:“从……各种意义来说。”

     紫霞明知道孙悟空是在戏弄于她,此时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认同他的话:“是,是。空空依然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嗯,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说出这样的话,紫霞感觉自己的脸更红了。

     转日清晨醒来的时候,孙悟空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说是有事急匆匆地离开。待水帘洞重新清净下来,紫霞撩起衣衫,对着镜子凝视肩膀上的那一小块红印。她一看就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事情来,心似擂鼓,面如火烧。她瞧着镜中自己满面粉红的含羞模样,忽然意识到孙悟空对自己真是越来越放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于是她冥思苦想,而后给六耳打了一通电话,共同商议出了一个方法。

     当晚,紫霞为孙悟空做了一个脸盆大小的月饼,笑眯眯地看着他满面笑容地吃了一大块。孙悟空的面色变得十分痛苦,双手紧紧地抓住喉咙,艰难发声:“这、这是……五仁月饼?”

     一言未毕,他直接倒在桌子上,除了重重倒桌的声音外,还有清脆的叮铃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从孙悟空手中掉到了地上。

     紫霞低下身想要看清掉落之物,圆环折射出的幽幽明光轻晃她的眼睛。她微微眯眼好看清,心中登时一暖,双手拾起捧在胸口,过了良久才让自己稳定好自己的心绪。手中之物已有了自己的体温,仿若已然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紫霞看着孙悟空的睡颜,缓缓地附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了一句。

     “空空,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