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第39章 背后真相(中)
    六耳的皱眉一皱:“什么东西?”

     萧月满脸兴奋地解释:“魔灵珠,魔族圣物,传为上古魔族首领蚩尤之心与万千魔族将士尸身共同炼化而成的魔物,具有十分强大的力量。”她看着一旁六耳的微拧眉毛,耐心地补充说明,“若是具体说起来,那就长了。远古时期神魔两族之间发生一场恶战,主要是争夺对人间的管辖权。那一战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萧月看着六耳陷入回忆的沉思模样,出声提醒:“你就别想着自己和孙悟空那场打斗,你们那场战斗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两人之间,八荒四海也没少一块是不是?可是那一场战斗,两族损失惨重,但是天界神族取得最终胜利,而地界魔族首领蚩尤战死,魔族不得以只能割舍地界居住之地以换取族人平安,失去家园的族人居无定所,只能在凡间游荡。且不论魔族究竟是否会心甘情愿接受这等结果,四处漂泊的魔族对于凡间生灵而言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威胁。魔族移居人间后,时常发生伤亡之事,终而神族无法姑息,在魔族暂居之地摆下‘天罗地网’,将魔族族民困于结界之内,再让天界天女魃坠下九天流火诛灭魔族。传言那一场天火让魔族伤亡惨重,从烈焰中诞生而出的无数怨灵唤醒了沉睡中的蚩尤遗识,其灵凝聚于心,自行破尸身而出。蚩尤之灵以心窍为核,以万千尸身为料,借以九天神火,汲取怨灵之力,炼成魔灵珠。魔灵珠炼成之时,秉蚩尤遗志,以天界布下的‘天罗地网’为界,生生将这一方百里疆土从三界夺取,化为独立三界之外的异界,后被称为魔域。不仅如此,因为此珠凝聚大量的魔族幽怨之力,还可令仙神之身被魔气侵染而堕入魔道。当时坠落天火的天女魃就是因此直受魔气而化为旱魃。”萧月不禁唏嘘一番,“此珠虽无开天辟地之力,却有抢天夺地之能。魔灵珠因蚩尤遗恨而生,为魔族创出魔域后,遗恨尽消,力量耗尽,魔灵珠成为一颗普普通通的珠子,被魔族世世代代奉为纪念蚩尤的圣物。”她拿出姻缘book快速搜查网络上一些关于魔灵珠的消息,“也有流言传出,说现在魔族供奉的不过是一颗琉璃弹珠,真正的魔灵珠早已遗失,不知去处。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何会问到这个?难道你真得见过了?”

     “的确……我见到魔灵珠了。”许仙的声音低低,有一种强撑不下的软弱。

     “啊?真得?你真得见到了魔灵珠?真是那颗有分天夺地之能的魔灵珠?持珠之人是谁?”萧月不禁心潮澎湃起来,虽然她不喜争斗,但是她一直憧憬远古时期豪情万丈的英雄豪杰,对于那些横卧沙场、马革裹尸的皓皓英魂更是心存肃敬之意。

     萧月过激的反应让许仙一时难言,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直冲上头的热血稍稍冷却,逐渐意识到现在谈论是有点不合时宜,但是仔细琢磨琢磨,又觉得整件事情有点不大对劲:“即便如此,魔灵珠,和你的姻缘有什么关系?”

     “是,原本我也认为这样一等一的魔族圣器与我能有何牵扯?可是……唉,现在想想,以‘牵扯’一词用得不大准确。”许仙笑容凄凄。

     萧月脑海中已经想到些许,不外乎就只有那么几种可能性,一种是持珠之人是他们夫妻俩的死对头,决心让他们尝尽分离之苦;一种是持珠之人对他们夫妻两人其中一人心存爱慕之心,非要斩断姻缘趁机而上;还有一种是无缘由的纯粹恶作剧。萧月想想,貌似也没有人会拿着魔灵珠去做如此无聊的事情,除非持珠之人本是就是一个无聊之人。

     “不清楚他的目的……”许仙身躯抖得厉害,萧月心中一软,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给予些许安慰,许仙幽幽道来,“那个持珠人的面容身形,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但是他周身笼罩魔气极为庞大,他……实在难以描述。”

     七八岁的孩童?萧月还真是有点难以想象,她盯着许仙看了片刻,也没有等到他的下文,耐着性子继续问道:“的确是难以描述,然后?”

     许仙懵然地点了点头肯定了萧月的话:“无言用语言来形容。”

     萧月的嘴角抽了抽,敢情许仙没把自己后面的话听进去?她考虑到许仙此时的状态和他苍白的语言表现力,决定自己应当出手帮一帮他让这个难以描述的事情完整地再现。

     “许仙,你无法形容当时情况,我可以施法重现你的那段记忆,你觉得如何?”

     “……也好。”许仙点头应允,过了片刻他又犹犹豫豫说道,“只、只是那一段记忆?不会看到其他的?”

     萧月笑叹道:“我们当然只会看到那一段记忆,你尽可放心,除非你有意想要让我们看到点其他的?此术或许你也理解了,它虽然可以重现你的记忆,但却会受你自身主观意识的影响。所以,许仙,你可别在自己记忆里添些有的没的。”

     “我尽量。”许仙的回答有点底气不足。

     “好。”萧月站起身来,冲着六耳摆手,“六耳,你也过来看看,说不定还要和那个拿着魔灵珠的娃娃要打一场,你也提前预备一下。”

     蜷缩在沙发一角的人应声而起,一双深邃血瞳被萧月双手上闪烁的红色游光映照得忽明忽暗。萧月双手结印的速度颇慢,每次结成一个法印都要皱眉苦思良久:“唉,许久不曾施展这个术法了,都有点生疏了。幸好师父不在,不然被她瞧见了必然又是一阵数落。”

     六耳转过头:“阿月,我曾数次听闻你的师父,你的师父就是命你为姻缘之神的人?”

     “当然,难不成你以为我天生下来就是姻缘之神?若不是师父趁着我天真又无邪的时候,设计让我来担着她的工作,说不定我现在还是逍遥自由之身。”萧月想起了些许幼年时的阴影,“哎,这件事说起来长着呢,以后再说吧。”

     她费劲地完成了全部的印,拧在一起的眉疏解开来。许仙的身形淹没在红色光柱之中,纷纷落下的红雨让房间中的景象摇曳变幻,停止晃动的时候已是金山寺的夜景。

     萧月牵着六耳向后退了几步,摸索着坐回沙发。她看着一旁神色平静的六耳,估摸着他还不太明白,说道:“其实说白了,这法术如电影中的4D技术,不过是将人的记忆投射至现实而已。”

     六耳看着在夜色中蒙蒙发亮的建筑,皱眉道:“这一层蒙蒙亮的光晕是如何而来的?”

     萧月施法变出一桶爆米花,伸手抓了一大把塞进嘴里:“都说了这记忆重现受主观影响,应是许仙自行美化记忆的缘故。没事,你就当成自带滤镜美图的电影看看呗,瞧瞧这个场景,这个画面,这个质感,啧,完爆那些五毛特效的渣渣电影么——哎,你看,许仙出来了。”

     两人都陷入了安静无言的氛围,只剩下萧月咔擦咔擦大嚼爆米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