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第55章 纠葛再起
    <!--章节内容开始-->    “是。”萧月心里觉得送别她的师父和师公应该感到依依不舍的眷恋和缠绵悱恻的悲伤,可是一想到能够重获自由之身,心内竟然有几分喜悦,不过这样的情感着实有点不大厚道,但是她也没办法控制,只能强绷着一张脸不让自己笑出来。

     送别了白衣男女,萧月发出一声哀伤的轻叹,一转身就蹦蹦跳跳地进了房间,望着屋内的六耳和吴刚,脸上笑开了花。看着满室飞舞的红色小花,吴刚揉了揉眼睛,对一旁的六耳悄声说道:“你瞧瞧老大的笑脸,周围是不是有小花飘着?”

     六耳默然片刻,伸手直接将吴刚拖走:“……还是先准备阿月要的东西。”

     六耳的动作有点粗鲁,吴刚凭感觉他貌似有点生气,可是不知道理由,想想自己也不过是问了他一句萧月的笑颜而已。突然之间,吴刚感觉自己仿佛看出一丁点苗头,但是又不敢直问,看看拉住自己的六耳和在原地欢快起舞的萧月,默念几遍“言多必失”,暂且将那个想法压在心底。

     当他们准备好资料一同商议该去哪里好好放松时,埋头研究资料的萧月突然茫然抬头四处张望:“怎么轰隆隆的?这是要打雷下雨么?”

     六耳看着满地的灿烂阳光,摇头否认:“应该不是。”

     隆隆声越来越大,他们几人感觉到整个房屋都在微微震动。吴刚看着屋顶上的灯来回晃动,吓得脸色一变:“难、难道是地牛翻身?花果仙境竟然也会这样?”

     正说着,轰隆震动声停了下来,继而是一阵门铃声。

     萧月立即起身,面色惨白:“坏了,难道是师父他们杀了一个回马枪?六耳,吴刚,你们赶快把这些东西收一收。听着这个架势,师父他们该不会是骑着大象回来了吧?”

     开了门,不是她的师父和师公,也没有她想象中的大象。眼前有一座山挡在门口,对方投射来的庞大黑影几乎遮住了自己的身形。萧月在对方的影子中仰头看了良久,巍峨如山的高大身躯,极为夸张的巨大肌肉,从四散长发中伸出来的尖锐犄角。

     竟然是牛魔王?萧月不由得苦笑一下,暗想又来了一个麻烦的主顾。她干巴巴地笑了一下:“牛大哥,您怎么来了?”

     牛魔王微躬身,犄角轻擦门框,好不容易走了进去,眸光扫了一眼差点被挤成馅饼的萧月,粗声粗气地说道:“月老,进去再说吧。”

     萧月的这间三层小别墅空间并不小,可是牛魔王一进来就感觉整间屋子满满当当的。和他一比,房间中的全部事物似乎都小了几号,包括房间内的众仙。

     牛魔王一屁股坐下,沙发发出难以承受的一声“吱呀”来抗议。萧月的心猛地一抽抽,她看着那个庞大身形几乎占了整个沙发,而自己的身形和馅饼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转身斜靠到茶几上。她对着牛魔王笑道:“牛大哥,你从火焰山千里迢迢赶到花果仙境来是为了什么?该不会大哥你和铁扇公主的婚姻也有了问题了吧?”

     六耳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他见萧月斜靠在茶几上,也学着她的模样靠在茶几上,将托盘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萧月伸手接过茶盅,轻吮一口茶汤,入口的甘醇让杂乱的心绪稳定了下来。

     牛魔王看了一眼六耳,伸手一口将茶汤喝尽,眉头一皱:“茶?老牛是个粗人,喝不惯这玩意儿,有酒么?”

     萧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牛魔王,点头道:“好,牛大哥你先等一下。”说罢,她把六耳拉到厨房,“六耳,之前你采的醉仙果在哪里?我把那些醉仙果榨成汁给他送过去。”

     六耳拿出之前存放的醉仙果,萧月亲手将一颗颗圆珠翡翠迅速绞成汁液,倒出醉仙果汁的动作停了一停,眸光在一排调味品中来回转,终而定在一个瓶子上。

     她直接拔下瓶塞,二话不说直接倒了进去。六耳盯着瓶身上“黄酒”两个字,又看着黄酒特有的浓重色彩在青翠汁水中缓慢地散开,在玻璃杯中显露出令人惊心的色彩。他的嘴唇微微哆嗦,警惕地盯着那一杯有着令人绝望色彩的混合酒水:“阿月,你……确定要让牛魔王喝下这种东西?”

     萧月搅拌得正在兴头上,脸上满面的兴奋在酒水映衬的淡光之下显得十分诡异阴森:“嘿,牛魔王可是牛脾气,若是不让他喝到酒的话,还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事情。”

     六耳无畏的心微微一颤,自从牛魔王一口灌下那杯混合酒水后,他的眸光一直不曾离开,满心考虑牛魔王一会儿倒地之后究竟如何应对。六耳仔细想想,牛魔王喝下的不过是醉仙果和黄酒的混合料而已,既然阿月说他是个麻烦,那不如就地解决好了,嗯,当成食材就很不错,牛舌就做一道红扒牛舌;牛颈肉看起来也挺不错,回头做牛肉丸子;上脑、胸肉、外脊还有里脊,先留着,什么时候阿月想吃牛排了再说;牛腩肉配上咖喱也是不错的选择;至于腱子肉,最好是来做酱牛肉……

     牛魔王正要和萧月说话,忽然全身一阵哆嗦,莫名地感受到一种恶寒。他一转头正好看到六耳那双血瞳,看似无波的血海却有着令人畏惧的热量,好似熊熊炉火烤着自己一样。牛魔王强装镇定地笑了笑:“六耳兄弟为何一直盯着老牛看?难道是兄弟想和老牛切磋几下?”

     六耳的喉结上下浮动了一下,牛魔王看得仔细,那分明是咽口水的动作,又听到他不急不缓地说道:“没有什么,只是在想晚上吃点什么。”

     萧月已经了解到六耳眸光中的深意,立即起身赔着笑脸,努力将六耳推到一旁:“那、那个,六耳,你先去一趟月宫,嫦娥不是说有新的工作么?你去问问。”

     “嗯。”六耳起身,出门之前眸光还在牛魔王身上上下左右来回扫,“阿月,晚上你想吃哪里--”

     “啊!快些去吧!”萧月当即打断了六耳的话,顺手把他关在门外,转身看着牛魔王的铁青神色,尴尬地笑了笑。

     笼罩身上的寒意消失,牛魔王安下心来,粗声道:“月老,老牛听闻紫霞已经重生了?”

     萧月将刚喝下的茶汤一口全都喷了出来,她怎么会把这茬给忘了?紫霞仙子已经重生,岂不是意味着当初孙悟空、紫霞、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之间的纠葛也重现?她扶额重叹,关于他们之前的纠葛,想一下都觉得是对自己无情的摧残。

     “月老,老牛是个粗人,也是一根筋,喜欢的人就直说喜欢,即便对方不情愿,用偷、用抢、用逼,都在所不惜。”

     “可、可是孙悟空和紫霞仙子是两情相悦,牛大哥我看要不你放手?成人之美嘛,反而能在紫霞仙子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萧月强笑道,“而且,喜欢一个人就是希望对方过得幸福快乐,不管自己如何,不是么?”萧月说完心里一阵干呕,也不知道这变了质的心灵鸡汤对牛魔王有没有用。

     “是这样?谁说的?”牛魔王疑惑道。

     谁说的?这可问住了萧月,这句话经常在她看过的小说和漫画中出现,至于说出这句话源头出自哪位大神的口中,她的确不知,只能支吾道:“嗯,嗯--这是众多情感专家共同认定的事情。”

     牛魔王“嗯”了一声,后抬头看着萧月,道了一声:“妹子。”

     “啊?啊,这、这可不敢当。”萧月心中一惊,凭感觉就知道这种套近乎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老牛我想再努力一次。”

     再努力一次?这可是要耗孙悟空墙角的节奏啊?还有牛魔王一大家子又会怎么想?铁扇公主的芭蕉扇,红孩儿的三味真火,这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啊!萧月的神色严肃起来,正言道:“牛大哥,你努力追爱的勇气虽然令人感动,但是你和铁扇公主之间的姻缘线还在,紫霞仙子和大圣也是好不容易才相守,于情于理,我都不会给牛大哥提供任何的帮助。”

     牛魔王也不生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萧月:“老牛前来只是问你一句,姻缘簿上当真是紫霞和孙悟空是一对儿?有没有可能,其中一人的名字会发生变化?”

     那道眸光让萧月的心一颤,她无法道明那道眸光中的感情,但是其中的炽烈和真挚让她无法回避:“牛大哥,你说得……的确有这种情况。”

     牛魔王起身,拱手道:“多谢妹子。”

     “牛大哥--”萧月不自禁地喊住了牛魔王,见他停住了脚步,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如何劝告,思量再三,缓缓说道,“大哥既然称我一声妹子,我有几句话不得不对牛大哥明言。牛大哥生活幸福,家庭美满,行事万万不能随心而行,还要……多多考虑妻儿的感受。”

     “妹子,你认为我生活幸福?”牛魔王背对萧月,嘿嘿一笑。

     萧月默然,的确,生活这种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即便看上去幸福美满的生活,难道当事人真得一定会幸福么?但若这种幸福要牺牲他人的幸福,这种行为值得鼓励么?而且他所追求的幸福,又真的是他想要的么?他对紫霞仙子的执念,究竟是铭刻于心的爱,还是当初被孙悟空击败的不甘,这些牛魔王真的能分清么?

     牛魔王沉沉叹息仿若“哞”的一声,摆手告别:“多谢妹子的劝告,老牛走了。”

     不知为何,萧月看着牛魔王的沉沉步伐,自己的心也觉得有些沉闷。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牛魔王的玻璃杯,不由得又唉声叹息一番,掏出蟠桃机给孙悟空发出一个消息,嘱咐他最近这段时日小心一些。